社区客户端
查看: 6135|回复: 2

【百姓爆料】圆通中通气数已尽,厚颜无耻卸磨杀驴。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1-6 01:53: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圆通中通气数已尽,厚颜无耻卸磨杀驴,霸王条款令人不齿,加盟站点惨遭压榨成其非法敛财工具!望圆通总部给个说法彻查非法交易暗箱操作,关停山阳圆通中通两个违规网点!彻底整治这两家“快递怪胎”!】
众所周知,圆通速递(以下简称“圆通”)作为国内知名的一线快递品牌,一直以速度、服务著称,号称“中国人自己的快递”,且“发快递,找圆通”的口号也是早已喊得深入人心,这句广告词也像顺口溜一般深深烙印在每一个中国人的心中,使人发快递时候不自觉就会想起圆通。然而,“伟大的”圆通品牌真如广告所说的那般高大上吗?且听记者从陕西某圆通加盟站点获知的一线报道!
陕西省商洛市山阳县地处于交通闭塞的大山深处,虽贵为商洛市土地面积最大的一个县,却在经济及交通上并没有得到良好的发展。地图上看,山阳县被夹在两条铁路中间,仅有一个高速路口与外界相连,这在一定程度上也限制了当地的交通发展。本文要说的圆通速递属于运输企业,自然绕不开交通环境这一客观条件。据知情者爆料,山阳县圆通快递开始于2013年前后,是从商洛市圆通快递加盟下来的,至2017年短短四年时间已经历任了四个老板,属于典型的“年年亏损年年涨价”、“年年爬起来换老板”的变态又怪异的诡异现象,实属不正常!而这种现象在别的几家快递公司里并没有出现。
据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李姓快递工作者爆料,他们的老板2013年加盟圆通至今,没有赚到一分钱,甚至还赔了好几万!这是为什么呢?他说山阳县的乡镇普遍距离县城较远,都是连绵不绝的弯道山路,交通条件不好,运输成本极大,而作为圆通的加盟站点,给圆通拉货,由圆通支付派件费原本是件天经地义、再正常不过的事情!然而山阳县的圆通跟别的快递不一样,做着做着反倒变了味儿,不但不给结算派费,反而反咬乡镇加盟站点一口,从乡镇加盟站点身上抽筋吸血、砸骨吸髓,无情压榨加盟点利益,把乡镇加盟点当做他们非法的敛财工具!
小李说,圆通作为一家知名的快递公司,做市场、做业绩、做服务是企业的使命和职责所在,然而山阳县的圆通却是年年靠收取加盟费和转让费来赚钱的!他们早已忘记了自己还是一家快递公司!速度速度不行,服务服务不行,还整天牛逼哄哄的只知道问乡镇加盟点涨加盟费、涨保证金,你哪个乡镇不给上缴,他们就停你的货、断你的炊,甚至还杨言称,你哪个乡镇不接受涨价要求,不给山阳圆通及时打涨价款,就跟你断合同,终止合作,继续找“有能力、有实力、有魄力、经济实力雄厚”的人加盟合作,他们只认钱不认人,不管这个市场之前你做的多大、做了多久、服务了多少客户,说给你涨加盟费就涨加盟费,说给你涨保证金就给你涨保证金,你如果不同意,他们就给你断货,不让你的车拉,压在库房,不准下发到乡镇客户手上,甚至扬言换别人加盟,谁给钱让谁拉,谁给钱就把合同签给谁,这种厚颜无耻的“霸王条款”直接意味着,不管你以前做的多好,你替圆通卖命、打江山、做业务,辛辛苦苦开辟出来的市场,没有任何法律保障,全凭人家一句话,只认钱不认人,今年涨价了,你给不起了,他们就换人,典型的“谁给钱就陪谁**”,与**何异?完全的道德沦丧!仿佛在他们眼里,那钱都是从天上掉下来的,是刮风刮来的,洪水吹来的?没有任何人情味可言!更没有任何道理可言!
小李说,凭什么我们在乡镇上辛苦开拓出来的市场,你们随随便便换个老板就变天了?小李说,为这事他的老板最近也是无奈的头疼。2013年他们老板从山阳县圆通快递第一任老板兰睿手上签署了加盟代理合同,凭借努力和勤奋辛辛苦苦把圆通快递做了起来,之前镇上没有圆通,也没有别的快递,只有一个邮政,老百姓在网上买东西,卖家经常不发邮政,取个快递要专门坐班车去县城取货,这山路上一趟县城不容易,来回近三百里路,坐班车来回要六、七个小时,光路费就要花费近百元,再加上有的老百姓不知道圆通快递在哪儿,坐车上县城,出了车站不知道往哪儿走,无奈只能坐出租车过去,这一来一去,就为了取个快递,要花费一天时间和将近100元钱,成本非常大,如果再在城里办个别的事情,错过了班车,基本上当天就回不来了,这一算花掉班车费、吃饭、住店的钱,光花销就快赶上买东西的钱了。所以,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小李的老板意识到快递业的商机,才一手创办了快递取货站,可以说镇上的快递是他们老板一手操办起来的,快递就像老板养的儿子,感情上比儿子还亲,他每时每刻都在操心自己的快递,路上天晴下雨、刮风下雪、风雨无阻,天天奔波在路上。但是好景不长,快递从兰睿手上签过来,干了一年多,2016年4月兰睿突然就把圆通转让出去了,没有任何征兆和事先通知。这转让之后我们就不知道兰睿去哪里了,电话号码好像也换掉了,一直联系不上,好像消失掉了一般。小李说,你转让就转让吧,都是做生意的,谁都有困难期和抗不过去的时候,生意转让本是正常现象,可是,转让之后,那之前的账目还没有给我们结清,有的站点派件费也没有核算完,有的站点保证金和加盟费也没有说清楚,钱钱要不回来,人人找不到了,就这么稀里糊涂换了老板。新来的老板叫赖福茂,是山阳县福茂集团的老总,之前是做海尔家电生意的,后来投身电商事业,一口气签下了德邦物流和圆通快递,保证金一下子涨到了10000元,全县18个乡镇,天天给圆通拉货,就是不见结算派件费,派费一拖再拖,说是一年结一次,可是到了年底,去找他们结算派费时候,又以各种理由推诿,像我们这样的小镇上,一天也拉不下多少圆通货,好点二三十件,少的时候每天只有几件圆通货。这样高昂的保证金我们实在负担不起,无奈老板去借钱交了保证金,因为做了这个,辛辛苦苦养大的,一下子丢掉又太可惜了,所以只能咬牙苦撑、被人欺负,打碎牙齿往肚里咽。说是派件费1元/件,可是到了年底算账时候,圆通会扣掉你的各种投诉、罚款、发货转运费等等,非常多的无理要求,折算下来,好的乡镇能结算个一两千,多数乡镇派费和发货款持平,算下来一年相当于白干,就这样在赖总手里又干了一年之后,2017年7月,赖总又将圆通转给了现任老板张娜,传言说是60万卖掉的,而赖总从兰睿手上接手时候据说是30万,这干了一年就转让,光转让费就赚了30万,而现在据说张娜100万都不打算卖,真是应了那句话“快递的价值不是靠市场打拼出来的,而是靠不停地转让倒手哄抬出来的”,这对圆通的品牌形象和价值是个严重的讽刺和侮辱!真是比天还黑!
话说到这里,重点还没有出来,重点是,不管你们是张三转李四还是再转王麻子,但为什么要损害我们乡镇加盟商的利益呢?干一年就转让,干一年就转让,成了一个快递怪胎,恶性循环,真是叫人费解!从2013年山阳县圆通快递第一任老板兰睿手里伊始,全县18个乡镇都先后在兰睿手里签署了圆通快递的加盟合同,然后兰睿干了一年转给赖福茂了,赖福茂干了一年又转给张娜了,把人转晕了不说,品牌形象受损不说,单说这转让合同的非法性,每一任老板转让圆通,事先并没有通知到乡镇加盟商,也没有在转让合同上写清或者注明乡镇代理的附加条款,导致乡镇加盟商的代理合同没有随着转让一并转移到新人老板名下,导致的结果是前任老板合同一转带着保证金和加盟费甩手走人了,连派费也不结,任谁也找不到,这新来的老板又不认账,说这你在前任老板手里签的合同你得去找他要回来保证金再跟我这里重新签订加盟合同,而且保证金和加盟费要重新算,全县18个镇一家一万算下来有18万,加盟合同上注明的是保证金10000元合同到期续签,不续签解除加盟关系之后给予退还,说得好给退还,可是我们这些乡镇上的,谁有时间和精力天天去跟前任老板要账呢?况且他们总是找一次不在,找一次不在,再找一次又以有事情推诿扯皮,找前任老板退钱找不到,新任老板又涨价要钱催促签订新合同,你不签署就给你断货终止合作关系,货压在库房不给客户下发,等着投诉延误罚款再算在你头上,并声称你不签署没关系,大批的人排队抢着签,在这样一种变态模式的恶心循环下,变成了圆通快递年年爬起来换老板,乡镇加盟商年年爬起来交加盟费和保证金,通常两三万,多者三四万,老板一换夹带保证金和加盟费卷款跑路,新任老板继续涨价要钱,你不签署就解除加盟关系,把你辛苦做起来的市场换人接盘,好歹也是堂堂的号称“中国人自己的快递”的圆通速递,居然这么欺负人?这谁受得了啊?这样一算变成了年年来填坑,年年被人坑,年年掉入圆通这个无底洞!
据小李爆料,他们老板之前在兰睿手上的部分账目没有结清,圆通就这样稀里糊涂的转给赖福茂了,然后赖福茂收取了10000元的保证金至今未退还,要了好多次,都说没有,声称商洛市的圆通快递给他们的合同押金没有退还,所以给我们乡镇上的合同押金也就无法退还,他们未经乡镇加盟商同意就贸然转让合同本属非法,而且转让也是暗箱操作,事先并没有通知到各个乡镇加盟商参与合同的转让和续签手续,只是转让之后换了老板才知道。但是新任老板张娜今年采取的模式跟之前的几位老板都不一样,今年是保证金每个乡镇10000元,全县18个镇,光保证金就要交18万,加盟费根据各镇规模、人口数量、货量多少综合考量,按年交,每年都要交,而且不予退还,大的镇子每年交10000元,中等镇每年交5000元,小镇每年交3000元,而且这个加盟费的多少并不是一成不变的,而是根据你的业务量和货量连年增长,水涨船高的,今年交了5000元,也许明年人家就要开口要10000元了,而且按年收取的加盟费是不予退还的,直接就是交给他们,不予退还。
小李说,说的保证金合同到期,终止合作之后给与退还,加盟费算白交的,不给退还,这岂不是相当于山阳县的圆通快递在每个乡镇上都有一间属于圆通的门面房?按年收房租,而保证金就相当于保护费?你交钱了让你做,交不起钱了,对不起立马踢腿走人?说得好听保证金以后给退,但前车之鉴是,交给赖福茂的保证金都不给退,难道交给你张娜的保证金到时候就能给退?真把乡镇加盟商当猪狗收拾,任你收拾任你宰割,想怎么压榨就怎么压榨?这跟抽筋吸血、砸骨吸髓有什么区别?那我们算什么?算你圆通的敛财工具?还是免费拉货员?可能连你圆通里的一个普通快递员都不算吧?人家给你送一件货,三轮车、烧电、手机话费等等什么都是你的,只是出个力,好歹还每件货9毛钱呢!可是你给乡镇加盟商了什么利益?都成了给你免费拉货免费派送的了,给你做市场,做大了你来涨价格?好比在辛辛苦苦给你喂猪,养肥宰杀了你来吃肉?请问加盟商的利益又在哪里呢?小李的老板说,山阳县圆通快递现任老板张娜接手圆通之后的政策是:
1、派件费不给:没有派件费一说,所有乡镇无论天晴下雨、刮风下雨,必须风雨无阻的给她免费拉货、送货、招呼客户取货、出现任何延误投诉丢件罚款都算乡镇加盟商自己的,且不给乡镇加盟商结算任何派件费!;
2、保证金涨价:所有乡镇无论镇子规模大小每个镇子统一上缴10000元的合同保证金,在合同终止合作之后给予退还,但产生的延误、投诉、罚款要从10000元保证金之内扣除!这意味着,你签合同时候交了10000元,终止合作之后不一定还能拿回你那10000元,也许一年下来就让各种罚款给扣完了,然后第二年续签合同时候你又得再次缴纳10000元保证金;
3、加盟费年交:所有乡镇根据规模大小按年上缴加盟费,年年都要交,并且不予退还,不交就不给续签合同、断货、把本该下发乡镇的货压在库房,强制让乡镇百姓去县城取货,不然就卸磨杀驴、换人、终止合作,大镇子10000元/年、中等镇5000元/年、小镇子3000元/年,全部年交,算白交给他们的,不予退还!
大家都看看,现在的圆通都做成什么了?这还是一家快递公司吗?这还是那个号称“中国人自己的快递”的圆通快递吗?怎么感觉像传销一样?这种强制霸权、高压政策下,乡镇加盟商成了圆通快递可怜的敛财工具!要知道,作为一个小等镇子,经济落后,人口又少,网购没有普及,一天只有十几件圆通的货,双十一最多时候一天也就三四十件货,而张娜所说的这些保证金和加盟费的金额又是依据什么而设定的呢?派件不给派件费,城里的送货员保证金和加盟费啥都不用交,连送货三轮车、烧油、烧电都是快递公司的,快递员风吹日晒,送货上门就赚个辛苦钱一件货还0.9元钱呢?而我们这些可怜的乡镇快递加盟商,自己承担了运输成本和劳动力付出,拉回来的货你一句不给派件费就不给派件费,那我们算什么?真的算你圆通的免费劳动力和压榨工具吗?
说到这里,小李的老板不无叹息的说道,他从2013年做快递至今已有三个年头,正是考虑到镇上百姓每次去城里取货不方便,所以他才萌生了能不能和城里的快递联合,采用加盟代理的模式,把业务代理下来,然后再通过跟当地的运输资源整合,搭建起物流运输,这样城里的货不就能顺利的拉到乡镇上了吗?因为他算了一笔账,镇上没有快递代理点,货在县城,然后快递公司会给乡镇客户打电话让他们去城里取货,但是镇上去城里又不方便,坐车上去一个来回下来花销很大,而且去城里取货又不是一个人去取,都是谁的货谁去取,都跑城里去取,造成了严重的时间、经济及资源浪费,与其每个人都去跑一趟,还不如一个人跑一趟全部给代取回来,岂不是省时省心省力又方便?而且开了快递代理点,对县城的快递公司而言也是非常大的利好消息啊!快递公司借用代理点节省了大量的人力成本、时间成本、经济成本和仓储成本,可以说,这绝对是个非常非常好的共赢局面。于是,说干就干,他去城里各家快递跑腿谈合作、谈业务,多数快递公司一听他的介绍,都觉得这是个好办法,不但业务范围得到了拓展、市场更大了,而且还给自己节省了很多成本,的确是个好办法,于是多数快递公司都答应了他的代理请求。同时,他考虑到,自己的镇子比较小,如果单单签订某一家快递的代理合同,那一天只有十几件货,无法达到货量的积累和运输成本的降低,于是他就一口气签下了圆通、中通、申通、百世、韵达等多家合作快递,这样的话,每个快递公司如果每天分到他镇上有10件快递的话,那所有的合作快递加起来也有四五十件货的样子,减掉运输和人力成本,虽然赚不到什么钱,但却能服务到附近十里八乡的百姓群众,也算一门小生意,勉强还可以搞。当他把这些快递的代理合同签署之后,剩下的就是货物的运输问题了,考虑到刚开始,市场还在培育期,知道的人少,业务和货量都少,所以并不需要有专门的运输车辆,一个三轮车足矣,然后他又给快递站置办了一辆简易三轮,然后每天定时定点风雨无阻的去城里拉快递,别看是开三轮,但也不方便,路上总会遇到刮风下雨天气,时常会把快递淋湿,于是他又给三轮车加装了雨棚,下雪天气,路上难走,泥泞路上,还需要给车子套上防滑链,时常会遇到车子坏掉油箱没油时候,有时候坏在路上,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不但拦不到车,还吃不上饭喝不上水,但他还是咬牙坚持给挺过来了,心想创业哪有不艰难的,于是在他的努力和坚持下,他的快递取货站不但开起来了,还开得有声有色,百姓们赞不绝口,都说好,至少比以前方便了太多太多,都说他打通的这条快递运输渠道就好比一条石油管道,能让城里的快递源源不断的流到镇上来,让贫瘠又荒凉的镇子仿佛变成了沙漠绿洲,说他给乡亲们办了一件天大好事,一年下来替村民百姓省了好多时间和金钱,真的很方便!
就这样他用三轮拉快递一晃就拉了两年,慢慢知道的人越来越多,市场也越做越大,跟他合作的快递公司和物流公司也越来越多。后来,圆通老板兰睿把圆通转让给赖总之后,他又用赖总的德邦物流车拉了一年,降低了成本,那一年做的也还算平静,他本以为快递这个事业值得他为此奋斗终生,心想这些快递公司都是大企业,都是快递行业的龙头骨干企业,只要他好好的把村民服务好,给快递公司把这片市场开发好,这些公司都不会亏待他的,努力付出都会有收获!结果没想到的是,赖总接手仅仅一年,至2017年6月赖总突然就把圆通转让出去了,其中缘由众说纷纭,令人费解!有的说赖总倒手把钱赚够了,所以见好就收。有的说,赖总接手做了一年,不但没赚到钱,反而赔了十几万!反正说什么的都有,全县有18个镇,他只是一个小镇,左右不了全局,况且,这也不是他所能左右的事情。但不管怎么说,圆通确实是转让出去了,这是任谁都改变不了的事实,他也只能乖乖配合,不然还能怎样?只是没想到,新任老板接手之后对乡镇上又是这样一种态度,忽然让他觉得很泄气。这算什么啊?辛苦打拼出来的市场,一手养大的孩子,人家说不认你就不认你了,说收回就收回,放在谁身上都受不了,都说吃水不忘挖井人,难道圆通的企业文化就是过河拆桥、卸磨杀驴吗?尤其是今年,这样苛刻的霸王条款,叫人真的难以承受。在他做快递后的第二年,全县18个镇子,很多镇子都开办了快递取货站,一时间乡镇快递遍地开花,快递事业一片繁荣景象,只是没想到,才做了三年,所有乡镇就被别人当做驴羊般惦记着宰割吃肉了?而且这人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上级快递,正式自己身后所依仗的“那棵大树”,只是没想到,自己身后的这棵大树不但没有保护好自己的代理点,不但没有遮风挡雨,反而背后捅刀子,这哪里是一个正常的上下级代理关系?这是不正常的利用与被利用,利用完了又被抛弃的卸磨杀驴行为!这不经让小李的老板产生了很多疑问:
1、敢问“伟大的圆通公司上海总部”,贵公司可有健全的加盟制度和正规的代理合同条款?
2、贵公司对乡镇级别的加盟政策究竟就是什么?
3、加盟费以及保证金的收取究竟是谁说了算?具体的收取标准又是什么?
4、加盟是否有规范级别比例及相应的法律保护条款?
5、乡镇加盟商的究竟有没有获得公司的官方认可?究竟有没有公司的责任保护?
6、上级网点公然违反公司加盟政策、任意宰割下级网点的行为怎样才能得到制止和处罚制裁?
7、上级网点肆意断货、压货、扣押客户快递、阻挠代理商拉货、阻挠客户取货,原本在乡镇上就可以取走的货,为什么一定要强制客户花费高昂代价和成本去县城自取?仅仅就因为肆意盘剥乡镇加盟商,随意涨合同押金和加盟费得不到满足,就可以公然损害圆通品牌形象和企业服务宗旨,视客户的时间、金钱、权益为儿戏、视企业的利益为儿戏,仅仅为了满足自己那些不可告人且永远得不到满足的压榨私欲吗?
8、难道乡镇加盟商替公司辛苦打拼市场,最后反倒成了某些违规网点的压榨对象及可耻的敛财工具吗?
9、请圆通速递总部正面回答以上问题!
小李的老板说,针对现任圆通老板张娜的这种行为,我们全县18个乡镇的兄弟伙伴们应该团结起来努力制止!既然都是给圆通干事业,那决定权应该由圆通公司说了算,而不是你某个现任老板说了算!我们不管你们转来转去非法交易赚了多少钱,又非法从乡镇加盟商身上搜刮了多少加盟费、保证金和各类民脂民膏!我们不管你山阳圆通换了多少个老板,毕竟山阳圆通只有一个,圆通公章只有一个,全国的圆通速递品牌也只有一个,我们签署合同时候是跟圆通公司签署的代理合同,并不是跟你哪个现任老板签署的合同!你前任老板可以跑路,新任老板可以不认账,你卷跑我们的钱可以不认,你新任老板也可以不认识我们是哪个人,但是我们这帮代理圆通业务,帮圆通公司开拓市场的的乡镇代理商们你圆通公司不得不认!山阳圆通这种胡作非为的行为你圆通速递总部到底管不管?我们已经联合一致,总部不管我们就去**、去省部、去中央,再没人处理我们就采用法律手段,通过法律把“圆通速递总公司”告上法院!以此来维护我们的正当权益!实在不行,咱们就去圆通速递上海总部拉横幅、泼油漆、**绝食、**示威抗议你们!再不行咱们就去党中央!去全国工商总局去抗议!去国家邮政管理局抗议!让全国人民都知道,丧尽天良的圆通速递是如何完美的做到卸磨杀驴的!让全国人民都抵制圆通、抗议圆通!你要他们不怕事情闹大,咱们天都能给他掀翻了!光脚不怕穿鞋的,一个势头仍上天总有落地的时候,咱们到时要看看,这种令人不齿的霸王条款、欺负压榨及非法敛财行为到底又没有人管!

最后,小李的老板又说,圆通的这种模式下,你倒真的只有圆通吗?同样的现象也出现在中通身上,现任圆通老板张娜有个兄弟叫张奎,他跟张娜同一时间接手了中通快递,等于山阳县的圆通、中通分别由他们姐弟两个把持着在。中通跟圆通一样,给乡镇加盟商们开具的是同一个政策,即就是:
1、派件费不给:没有派件费一说,所有乡镇无论天晴下雨、刮风下雨,必须风雨无阻的给她免费拉货、送货、招呼客户取货、出现任何延误投诉丢件罚款都算乡镇加盟商自己的,且不给乡镇加盟商结算任何派件费!;
2、保证金涨价:所有乡镇无论镇子规模大小每个镇子统一上缴10000元的合同保证金,在合同终止合作之后给予退还,但产生的延误、投诉、罚款要从10000元保证金之内扣除!这意味着,你签合同时候交了10000元,终止合作之后不一定还能拿回你那10000元,也许一年下来就让各种罚款给扣完了,然后第二年续签合同时候你又得再次缴纳10000元保证金;
3、加盟费年交:所有乡镇根据规模大小按年上缴加盟费,年年都要交,并且不予退还,不交就不给续签合同、断货、把本该下发乡镇的货压在库房,强制让乡镇百姓去县城取货,不然就卸磨杀驴、换人、终止合作,大镇子10000元/年、中等镇5000元/年、小镇子3000元/年,全部年交,算白交给他们的,不予退还!
小李的老板说,现在基本上山阳县的所有镇上做快递的都是全覆盖代理,四通一达基本上全都签完了,这就意味着,大的镇子,光圆通中通这两家快递,平均一个镇子就要给他姐弟两个拿出4万块钱,其中有2万押金,有2万加盟费。押金2万将来你不做了说是可以给你退,怕到时候肯定又是卷款跑路,死都找不到人。另外2万是加盟费,跟房租一样按年缴纳,年年都要交,年年由他们白白收取,不交就给你压货、断货、终止合作、换个人替换掉你、重新让别人代理,你说气人不气人?小李的老板说,他的中通合同,最早是在山阳县第一任中通老板廖小涛手上签署代理的,统共交了5000块,当时说好的是一次代理合同永远有效,不乱涨保证金和加盟费,可是做了一年,廖小涛跑路了,甩手把中通转给了刘正,就这样又做了一年,虽然没问他要钱涨钱,但是全年的派件费一直拖欠从来没有给过,直到最后他找上门逼得不行了,才给核算了半年,然后减掉延误、罚款、转运费等各种款项,最后还倒找了几百元给中通,于是这事情就又拖下去了,之后过了没多久,刘正又把中通转给了陈瑶,还是依旧拖欠,说不清道不明的派件费仿佛就成了江湖传说,虽说有,一件货1元钱,但就是拿不到,不是拖欠就是被各类款项扣掉了。然后在陈瑶手里,做了近半年,突然一下,陈瑶又消失不见转手把中通卖给现在的张奎了,依旧捐款跑路,消失不见找不到人了!这快递公司就像个皮球,被人踢来踢去,卖来卖去,转来转去的就一步步水涨船高了,在每一任老板手里他们根本就不是真心想要做事业的,在他们眼里根本没有企业品牌和企业使命可言,他们就是个倒手卖,见好就收,拿到手里养个一年半载,遇到合适买家立马卖掉,快速赚个转让费立马投资干别的,哪里管你乡镇加盟商死活?所谓“大钱易挣,小钱难得”就是这个道理,因为你算啊,货从商洛市拉回来,上级网点才给到均件1元多的派件费,而且迟迟拿不到,为什么呢?因为商洛市的派费要从西安市结算,这一级级拖欠下来,到了最底层网点就是拿不到,但是拿不到归拿不到,到最后都成了一笔烂账死账,但是人总要活吧,要维持每天的公司运转,货每天回来就需要有人送,快递员送要拿工资,这样盘剥下来,除掉各类成本,到老板手里平均每件货可能还赚不到两三毛钱,那怎么办呢?那就只能依靠转让时候多收点转让费,找到下家接盘,他们才能解脱出来,要不就是依靠压榨收取乡镇的利益了。总之,这个行业,看似简单,实际水很深,稍不注意就能淹死人。辛辛苦苦一年到头,赚不到钱纯属正常,每天忙疯吃不上饭,也算正常。所谓,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既然大家都赚不到钱,光脚不怕穿鞋的,为要钱这事,最近山阳圆通已经断了三次货了,长此下去这怎么行呢?加盟费年交,今年交5000元,明年说不定就是10000元了,今年交10000元,说不定明年就是20000元了,年年涨下去,而且年年交,不予退还,交多交少,完全凭一句话,没有任何标准和基本保障,长此下去,这个行业干不长久,只会越干越穷!
你们城里快递还好不想干了能找个下家接盘赚点转让费,转让之后捎带把乡镇加盟商给上缴的保证金和加盟费一并卷跑,跑路之后躲起来,让我们怎么都找不到,可我们这些乡镇加盟商怎么办呢?年年爬起来换老板,我们就年年爬起来被人骗取加盟费和保证金,要钱时候是狼,恨不能把人吃了,退钱时候是狐狸,怎么狡诈怎么来,找各种理由推诿扯皮,这里扣点那里扣点,最后把乡镇加盟商盘剥的只剩骨架。都说“虎毒不食子”、“背靠大树好乘凉”、“吃水不忘挖井人”,进入快递这行我们忽然发现,这个世界变了,那些漂亮的话,仿佛就仅仅只是说给小学生的,而长大之后,真实的社会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遵循丛林法则!按理说,我们作为他们的代理点,就跟他们的孩子一样,他们应该给于我们更多的照顾和庇护才对啊?可是他们为什么却要想尽办法吃掉我们呢?我们所依仗所背靠的这棵树能靠得住吗?我们有靠山吗?为什么我们却总感觉后背冷飕飕、空空如也呢?不但没有靠山,反而有一把锋利的匕首,时刻准备着给我们背后捅刀。而那些当初称赞我们的乡民们呢?他们也早已忘了这口井是谁挖的,他们也早已忘记了这井里的水曾经是甜的!
2018年来了,新年第一天在断货中度过,后面还会有第二次、第三次,反正不要到钱他们是不肯罢休的,然后今年你满足了他们的需求,明年就会继续水涨船高,胃口更大,要的更多,然后要到之后,做完一年,找到合适的接盘侠,再继续转让,赚走转让费,同时也转走我们的加盟费和保证金,仍然跟之前一样,任我门怎么也找不到,然后新来的老板又继续问我们要,然后我们又继续没有,然后他们又继续逼你、压榨你、断货、压货、停货,逼你交钱,不交钱就逼着客户去城里取货,逼着客户天天来找你烦你,让你给客户无数遍的重复解释,说你给不起加盟费和保证金,所以被上级网点停货了,搞得跟他们是正义的,你是**的,所有的责任都在你身上一样,让所有顾客谴责你、骂你、说你,服务差、速度慢、干不了就别干,等等恶语中伤,然后你又只能再一次的屈服,然后这个恶性循环依旧还要继续下去,继续不停地转让,不停地重复,在这个循环往复的过程中,你耗尽了青春耗尽了年华,最后却落得遍体鳞伤负债累累,被人盘剥的只剩下一副骨架!但总会有人赚到钱的,那就是他们转手的转让费,转一次涨十几万,再转一次又涨二三十万,快递的价值就是这样在一次又一次的非法转让中被水涨船高哄抬起来!但是没有办法,不管怎么样,总有一个人去填补这个坑,也总有一个人要被坑,在坑里待久了,当他爬起来,也悟出了一些道理,然后也学之前的人,继续挖坑,继续找人来填坑。而我们怎么办呢?之前的圆通、中通保证金还没要回来,这新来的老板就不认账了,都是“新官不认旧账”,你要做了继续给钱,不给钱就走人,他们继续找别人签署加盟合同,继续不停的坑老人换新人,但是,不管这个世界怎么样,以前我们选择了容忍,结果换来的仍然是“前任把钱卷跑,新任继续涨价,不交钱就威胁换人”,现在是法治社会,岂能人他们胡作非为!
这一次,我们选择用法律手段维护我们的正当权益,用媒体曝光,用法律手段制止非法行为!
强烈呼吁圆通总部能能重视此事,彻底核查山阳圆通网点对乡镇加盟商的压榨问题,让总部为我们正名,还我们一个公道!请各位网友积极评论转发,帮我们出谋划策,看我们的这件事情怎样维权才能得到更好的解决,最后深深的感谢各界朋友能够耐心的看完此文,谢谢大家!

华商报记者刘旭
2018年1月1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圆通和顺丰,韵达不一样,是军阀割据,层层分包,权利分散到地方,而顺丰,韵达等快递是中央集权来自: iPhone客户端
 

该用户从未签到

 
做不下去就滚蛋让路,不要在做捶死的挣扎,丢人现眼来自: Android客户端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5秒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发布主题 快速回复 收藏帖子 返回列表 官方QQ群
Copyright © 2011-2014 在商洛 版权所有 法律顾问:高律师
陕ICP备15004464号-1 技术支持:e智中国  Powered by Discuz! X3.2  

陕公网安备 61100202000037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