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客户端
楼主: 秦岭土豆

【随笔】那些年在商洛的青春期的回忆!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来自: Android客户端
 

该用户从未签到

 
写在商洛时期的青春历程的回忆:双腿刚刚迈进门槛,人还尚未喘息已定,坐在西墙下的爷爷,右手拿着一杆尺把长的黄铜旱烟锅子,烟锅袅袅青烟氤氲,缭乱,嘴里面的烟雾丝丝缕缕,随爷爷张口就来问的一齐飘来,庆娃儿,你说你前天晚上咋没回来睡觉?把大人都活活熬煎死了?乖娃娃,你说话呀?急死我了啊?爷爷说起来话来,还是很讲究原则了。

爷爷,嗯,庆娃说。

爷爷,我看完电视后,见一位老爷爷栽跤跌倒了,我就送他回家后,他让人留着陪他一晚上。哟,爷爷,哪个老爷爷和你一样年纪大,也留着大把白胡子,人很好,还给我吃糖了,一大把水果糖呢。不过,不过…大庆吞吞吐吐的。不过咋了?他打骂你了?没有的啦。他的儿子死了,人埋在北坡的王八十沟沟哩。停了会儿,有说:早上上学,老爷爷给我吃他烙的黑面馍馍呢。着着(焦的意思,方言),爷爷,你说,这着着馍人吃了,眼亮的能在路上拾到钱。是我说的话,咋了,错了?别在说了,敢紧洗洗手,吃酸菜糊涂饭了,饭里还煮馒菁着哩,多舀些,甜甜的。噢噢。大庆边说边去西边案子上拿一个蓝洋瓷碗,碗外印着为人民服务五个漆红色的大体字的醒人眼目。转身,扬起了头,伸手从竹子编制的柱笼子抽出一双红色的筷子,不由在嘴里尝尝,味道咸咸,不由唾了一口水于地下灶眼处的柴灰上,溅起灰色柴沫沫飞起来了,不由一阵呛人刺鼻的难受的,伸手挥挥衣袖,灰沫沫,才得以烟消云散了。
我美美撸(舀)了一洋瓷碗馒菁糊汤饭,到案上的泥土烧制的大白老碗里,用筷子也美美挟了一筷头子酸菜来,把饭端得坐在爷爷跟前,稀哩个叭拉,风扫残云,有来了多半碗饭,这才酒足饭饱了。把锅刮了,从小伙门背后的八斗水翁中用铁马勺弯下腰舀水,端着小心走到锅台上,马勺一斜水到进锅里,对了,锅边的荒疙渣黄黄的很好吃,也让我美美的给吃了,不过确在喉咙里的令人总不:颤活(舒服)。我个子不高,比锅台高一点儿,只有踮着脚尖,努力地身往前去,左手扶着灶台,右手拿着薄片子的铁铲子,来回来去的铲着锅里着了的硬饭疙渣渣了。铲洗干净了,便把洗锅水舀到一个大口白洋瓷盆里了,用一块白粗布抹布擦干净铁锅,灶台,木头锅盖。立马,有去院里一棵桃树根下,疙蹴下,右手拿着一把豁口刀,左手攥着白萝叶子在一块表面上跺得粗糙裂了的木板子剁着。

这时间,猪娃娃早在圈子里嚎叫了,哼哼,啍啍,双腿搭到猪圈墙上,把头探了出来,晃头晃脑,两边耳朵摆来摆去,嘴巴拌的一阵一阵的响了。这猪往往就会从圈里蹦蹦跳上来,可匪了,碳渣饼垒的猪圈墙(我和父亲在烤胶厂灰渣中拣拾到的)往往叫猪嘴巴一拱就是一处豁出去啦,远看这猪圈墙,大大小小的眼眼洞洞。
于是,我先把洗锅水倒到槽里,在放剁碎的菜了,后搅些换面搭配着的麸皮了。来自: Android客户端
 

该用户从未签到

 
续写[随笔]那些年在商洛青春期的回忆:这時,爷爷拄着拐杖,一手把着后院小伙门扇的东门边说:庆娃儿,这猪娃娃吃的颤活不颤活(方言:好不好的意思),你大逮的这个猪娃娃嘴巴子尖长条的,叫黄瓜嘛,吃食尖糙(方言:挑食之意了)难精管死了!对了,爷爷,我在上面洒一层麸子就腾腾的咥一口,麸子咥(吃)完了,就拱食,刚吃好的呀!说了,边右手攀上猪圈墙上,左手攀上猪圈门子上东西镶嵌的一根槐木头的身体猛猛的一使劲,双脚踏实地的踏在槐木头的上面,身体徽微的下沉,右手把住了槐木头,伸头朝下瞅瞅,右脚的黑布鞋突然间掉到猪食里面。
猪娃娃一个愣子?遮住双眼皮的下垂猪耳朵一紧张的端了,随即低了头,用黄瓜嘴巴一口叼着脚腥味重的布鞋大口咬嚼劲太。爷爷,这猪娃娃把人家的布鞋吃了?敢劲用拌食的槐木棍棍打牠的嘴巴,轻轻的打,吓唬吓唬,可不敢打伤了!你大逮这个猪娃娃化了五块钱呢!爷爷说着说着就脚下急的绊了一下,往前紧紧地走出去了几碎步,紧紧的左手把住了猪圈墙西边结桃树身上的一阵一阵的喘气了。
爷爷,一只布鞋,小事儿了,看把你载着了,我大回家了,可要怪罪我了,大老回说,大庆,你大了,啥话路呀少叫爷做,年轻人多做点,乏不着,睡一觉就好了,就歇过来了。我拿着沾满麸皮菜沫儿的一只布鞋,翻出猪圈门,忙走到爷爷跟前,双手扶着爷爷的腰身上,连忙说了:爷爷,你慢慢的先靠到桃树身上,我给你拿确地的板登去?不要,我庆娃儿乖娃娃儿,让>我*到桃树身上就行了!看看吧,这样也蛮好的。我看到了什么?看后,我觉着也是醉了,爷爷竞然也双手拄着拐杖,弯下腰身,双腿之间的尺码标准是什么一尺来宽,双脚下的一双深黑色的浅囗布鞋底子稳定的扎在地上!
稍微休息了会儿,爷爷说了:庆娃儿,下午放学后早早的回家,队长叫人捎话说,今晚上队里分保谷哩(玉米棒子)!可要记住了!我娃饭一吃早早排队去,分粮手册子你大走时丢给我了,手册子就压在我枕头下面的,记牢,千万别别忘了,分瞎分少,千万,千万别忘了啊,咱们成份大(高),别在队里人面前说啥话呀!记得了,爷爷。乖娃娃,爷爷就烧得我庆娃儿懂事了,是你们姐弟们中最听话,最听大人话的乖娃了。



这时,这棵桃树根下一群小米粒儿大小的黑蚂蚁忙碌了,嘴里叼着麸皮,你撞我,我撞你的一个比一个忙碌了,桃树身上也有牠们上下来回跑的忙碌了。来自: Android客户端
 

该用户从未签到

 
续写[随笔j在商洛時青春期的回忆:大庆趴在猪圈门口,瞧瞧,見猪娃拱食,食拱出了槽外面,便一手扒墙,一手扒着圈门上的一根槐木棍棍,使劲一跃而起,到了猪圈里面去了,在把圈外陶瓷盆里的麸子弯腰随手拿到圈里,抓一把,轻轻撒一层麸皮子的猪吃了一会儿,有撒一次,重复来回的泼烦人了。


庆娃子,敢紧喂了猪,喊一声一个收尿的人,把厕所里的尿担担,尿池子的屎尿都满了,溢出来了,满院里都是臭味,把人简直都熏死了呀!知道了,我在撒些麸子,哄猪娃子在吃些,就喊人家担尿去。

爷爷说:庆娃娃子,这回你大逮的这头猪娃,不好好吃,你说为啥?
不晓得?
你看猪嘴巴就明白了原因?
看不出去?

嘴巴长,长的象黄瓜,庆娃,你说象不像黄瓜样子的?

大庆定神注目,目光一亮的说,爷爷,像,像神了,就像地里面长的长条黄瓜了。
唉,爷爷叹服说,这猪跟人一样,也想吃好饭,去,把案上的一碗剩饭给拿来,让猪娃吃了,你们一年的学费,全家的花销也都支望着牠呢!

大庆从猪圈里翻个身出了猪圈门径直下了小伙门口的一个台阶,右手揭开竹蓝子,惦起双脚尖,身子前去,双手小心点啊,稳稳当当的端起饭,扭身前去倒到猪槽里。腾腾的,猪两边的如白萝卜叶般的两只耳朵直晃动,嘿嘿嘿,一嘴一口馒菁,一嘴一口馒菁,爷爷,看,猪娃子吃的多颤活,多颤活了!爷爷,你快点来看看吧。来自: Android客户端
 

该用户从未签到

 
续写[随笔]在商洛青春时期哪段回忆:卖尿哩!谁家有尿哩?声音高亢宏亮,从街道由远及近,卖尿的,我家有哩。看着一顶草帽下的脸庞,黑中泛红,额头脸上脖子上晒得黑中泛红,脸庞清瘦,浓浓的眉毛下,一双眼睛炯炯有神,你家有尿?对!担着的一对木片拼了。。。。接的尿桶外面,用铁丝箍了两圈子,桶外面被水尽管涮的还祘干净,但是呢?随身走过街房上后门台阶去后院后,屋里头留着一股子屎尿的臭味了。
我随着也来到厕所跟前,这汉子放下尿桶,把扁担靠到西墙上,一阵子细土沫沫往下掉到墙根下,他有摘掉头上的一顶草帽,也放到扁担旁,这才右手拿着尿桶腰一弯,把桶在尿池子里上下下功上,东西左右,奋力地晃动晃动,好大一会功夫,刷的一声,他立马提着满满当当一桶尿放到尿池一边,接着,他拿着他带着的一把细长圆木头的尿勺子,趷蹴下,左腿向后拉点,尿勺子往下猛猛一挖,舀出一勺子稠稠的屎尿,抬头微欠上身,右臂向右一斜勺子向尿桶里而去了,一勺一勺舀了一袋烟功夫。这才舀满满当当的第二桶尿了。给你四毛钱!我拿着钱,交给坐在房阶上抽旱烟锅子的爷爷手上。慢慢的走?小心点啊,不要把尿洒在确地上!没麻哒,好我的老爷子哩!这汉子把担子搁在街道上,回过身进了屋里来到爷爷面前说:老人家,今年高寿?啥呀?我叔问你多大年纪了?我附耳对爷爷大声点说了。噢噢,八十有二了。这汉子从爷爷早烟包子里面三指一捏按在从自家人裤带上拿到的旱烟锅子里,拿过火绳(玉米胡子编成麻辨状)按在烟锅上的丝丝一吸,双眼皮一合,一副享受生活的人舒服劲气,是多么美气了。

对了,不抽烟了。明中午可来,我尿还能有一担担。好的,我知道了!来自: Android客户端
 

该用户从未签到

 
续笔:哪些年在商洛青春时期的回忆:爷爷,我上学呀?爷爷扬起了瘦细长的右手拿着烟锅挥挥,说:往路边走,小心点啊。我有附耳说,第一堂课上的是体育课,我体育老师说了,是赛跑了。庆娃子,哪可要小心点啊跑了,小心栽了,把哪哒弄伤了,爷说的话,庆娃儿,你记住了没有呀?记得了。一边嘴里说着一边双腿脚迈出了门坎,下了房阶,向街道西边走去。
这正是夏天的一个中午,天空中的太阳火辣辣的,晒得人脸直发烫,向远处一瞅,瞅见太阳仿佛燃烧的样子。
尽管如此,隔壁家的老王叔和她老婆一人担着满溜满沿的两桶尿了,扁担两头闪得来挺欢式,尤其是她老婆子腰软的不行似乎棉花般的软活了,留着剪发头,随风一吹头发一起一伏地。
快走,社员都把尿担完了,你担屁去。
你喊怂哩,你不知道我有腿疼的毛病哩!老王说了,干脆放下尿担子重了点便把尿桶弄得倒地了,唉呀,你说你呀你,这样你挣工份,挣屁工份呢!看尿都渗到地上去了,死鬼还不敢紧尿勺子舀。老王一不做,二不休,干脆扁担一放,尻子坐在扁担上,掏出怀里的旱烟,拾到跟前一张烟盒纸,用手弹弹尘土,侧身从裤带上解下烟布袋子,用手解下绑定的线绳儿三指一一捏烟沫儿按在烟盒子上,掏出一匣火柴抽出一根火柴一划火苗就在烟锅上,嘴巴里,鼻子里烟雾随风而去,老王老婆见了,干着急,只有说了:竭渴,可慢慢的担吧。
你这瓜怂娃颠啥瓷脸哩,还不上课去!

嗯嗯,大庆应声,脚下急促,不会进了校大门,刚刚进教室门口,体育课班长就集合队伍了:报数?一,二,三,四…报告任老师,全班同学到齐。好了,齐步走。一:二,一,班长可着嗓子大声叫着队伍。


大庆,你弄啥去了,错一点就迟到了,看玄不玄乎!王玉石故意靠到我跟前,大声说。张啥哩,你和地主娃说啥呢?谁离不开谁。没有,没有呀?王玉石听了伟强的话,连忙转移话题。我就说嘛,你也没这个胆子,和他李大庆什么呢?就不是跑的快嘛,有能咋地呢!

接着,四个组队开始六十米竟赛了。

各就各位,我和刘北京,王玉石同时蹲下,双手抱拳,身体前屈,**向后,双腿蹬着地,预备,曜一一随着哨音,三人跑了岀去,我蹬蹬蹬,似兔子似的一气冲到终点,把俩人远远甩在身后。

哈哈,哈哈,笑着笑着,伟强弯下腰,唉呀唉呀,勉勉强强直起腰来的时候,双手扶着跑过来的王玉石的肩膀,说了:五石,你们看看大庆的那只布鞋吧,脚后跟都扯了个口子,还…还是…还是地主家的娃呢?穿着一双旧布鞋,连一双白灰力球鞋穿不起,哈哈哈哈!这样的事情怎么样了?我在学校里司空见惯了这种恶作剧之吻了。所以说,也不介意的话,现在想想吧,也不怪伟强吧。来自: Android客户端
 

该用户从未签到

 
续写随笔在商洛哪段青春期的回忆:这样,有上了二堂课,一堂语文,一堂常识课就放学了。
队伍一出校大门,**长寇卫花一边喊着一二一,一边唱道:下定决心,预备唱,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取争取一一胜利!伟强可着嗓子,故意的把胜利二字拖地更加的长,(到现在想起来,到是狠有力量感了一说)

伟强,别耍怪,这是唱毛主席的教导,你注意点,看我明天到校不告诉咱班主任,才怪呢!冦卫花一脸严肃的模样,这可是一个严重性的问题了,伟强老实了,在队里也在不捣乱了。

队里面的同学们渐渐少了点,都回了自己的家了,李大庆也迈进了的家了。来自: Android客户端
 

该用户从未签到

 
读写[随笔]:在哪商洛青春時期的回忆:是的,就在我窘迫难耐莫名其妙的感觉自己萌萌哒(哪个時期,还没有这种语言表达方式了),我众生矢的,满脸通红,无语死了,怎么了?撕裂的鞋子如撕裂的末日蟑螂软的乱了心志的无奈乱窜到底是谁的错误的心生疑惑不解了!这样,我的世界只有你自己的无奈和承受高压锅煮炖鸡肉似的翻天覆地的心灵深处深刻的领悟能力强势思考!

就是这样的事情怎么样了!



我便随時翻读了**的选集,从中寻找前世之旅的人生的道路中的做人的朴素道理!
这样,我在下午的自习课上,记忆中的万幸令我失望越大越好从中学到课堂内外学不会的人生命的价值观了。


下午放学后,我回到了家,母亲坐在灶房下的小方登上啜泣着,肩膀随一动一动的,我放下书包,返身呆会儿,脚下慢慢的,慢慢的移走了,不由自嘴主的使街房子的空气和時间停滞的光景,爷爷使劲儿抽烟了,一句话不说,扑扑地嘴巴动着,两腮一凹一凸起,便嘴里鼻子上面飞出来灰白色的烟雾,刺鼻呛人的一阵一阵的喉咙发痒痒了,啊,啊,啊喷,美美的令我张口打了个喷嚏不断连连了的一解胸口闷闷不乐的稍微好点了的心情。

爷爷,我妈咋了,哭的哪么凶(方言,厉害了之意思了)
唉,爷爷长吁短叹,深深地吐烟圈一口气说了:庆娃儿,都怪我了,成份高,带累了你大,你大在大队部操场上一个条登上站了一天的了,戴着高大的帽子,弯腰弓背,在太阳下,嗮了整整一天了,现在你妈正愁你大没吃饭饿晒渴了一整天了。好了,我娃去劝劝你妈叫不要哭了,乖娃,快去。噢,应声爷爷说的话就到母亲跟前蹲下了,双手拉拉母亲的双手,喉咙发紧,说:妈,你不要哭了,我大没事,肯定是没事呀!

我轻轻的握着母亲的双手,随即可起来从墙上绷着的细长绳儿上惦着脚尖尖,拿着擦脸手巾替母亲轻轻地擦了挂在双脸庞的泪水,不会吧,母亲的双眼泪水有顺跟角落了下的令我有擦拭去的小心点了。

去,去,去给你大送一罐罐糊涂煮馒菁饭去,大庆娃儿啊。说了母亲就心灶伙口的板登上强大的立下,扭身从案右角拿过一尺見长的铝饭盒来,用手指拧开饭盒盖,放到灶台上,用一个铝饭勺子屯尺八的铁锅中舀出两勺馒菁糊涂饭了,有往二层铝饭盒子上用红漆面竹筷子挟了两次酸菜,放到夹层次的铝碗里,盖紧盖子,用手指有使劲儿转了半圈。
给,我右手提着铝饭盒,拧身刚刚迈出了第一步,大庆,给你大送饭去了大队大场里,嘴巴学乖些,叫人家叔叔最为好了。
是,母亲不放心,临走前,有是一番千叮万嘱咐的吩咐了。
提着锅台上面的饭盒,穿过堂屋子,迈过门槛儿,顺着西关街道走到教室巷子里面去了,不久,我老远就着了父亲弓背低头立在一块一尺宽大的长条木蹬上面,低垂着头,头几乎垂到胸口的艰难。
我轻轻的起步子,如履薄冰,颤颤惊惊,当时的惊讶的叫到:大,我妈叫我给你送饭来了。父母抬头,慢慢的抬起了头,显得很是艰难困苦的样子了。
但,随即父亲脸庞显得,尽量显示出来一种感觉,让我看看很好很强大轻松了口气说:这是你叔?快点叫你叔?于是乎,我看到了距离父亲一步远处的一个高大,面部表情威严的男人,他扎着的一条褐色显红色的皮带,把黄的,的确良黄军衣服勒的深陷其皮内的绷紧腰部一匝道了,令我看看,委实令我语言表达方式的几多口吃结巴了,说:叔一一叔!怯怯生生,叔的一声叫来的是这个高大威严汉子只有督了我一眼就象征性,略显得勉强自己的嗯了一声轻轻的喉咙咕噜了一下,倘若我不集中精力的话就根本不会听清楚了这是在向我表示一下的话说了。

下来吃饭吧!这高个子心人厉声中,父亲艰难的走到地面上,双手拧开拧紧紧的饭盒盖子,取出夾层次的酸菜饭盒,立下,一筷子酸菜,一口饭的大口大口吞噬起来,一付饥饿游戏中叫饥不择食的吃像令我至今都懂得了什么才叫饱肚子不知饿汉子饥荒的这种味道的难忘铭心刻骨了。
未了,父亲把饭盒子上粘贴的饭用筷子挟了最后一筷头酸菜在里边缠来缠去了一会才张嘴到了肚子里。来自: Android客户端
 

该用户从未签到

 
续写[随笔]哪些年在商洛的青春期的回忆:就这样,我们的时光相册密码箱子里装着自己的事情了。
下午,放学后回到家,妈妈坐在灶房拉着风箱子,我连忙放下书包,替换了妈妈,老师没留家庭作业?留着呢?在上自习课堂上都做完了。妈妈边说边双手用力地握着扞面杖来回推着一疙瘩面团,说,庆娃,你可要用**习,在校别惹事,对了,哪天买尿时,街道上有没有熟人?咋了?二回再叫人担尿了,可要小心点啊!咱成份大,弄啥千万别忘了!妈妈力气大干活麻利快当,只见她先把杆薄的面前前后后的用杆杖轻的推推,往前一送,案子上顿时间呈现出圆形的一大陀面叶片,妈妈有用杆杖卷起面,右手拿着刀在面上顺着一划,面两边一倒案子上面,妈妈用刀在两柞宽大的面中间一切一分为二,随即腾腾的刀下的细面条用手撒保谷面泼的得数得数(方言用手把面抖索抖索的意思了)。不会功夫,另一半面也切好了,妈妈把面条子放到一个藤条编成的小箥箕里面的等锅开下面条了。
妈锅煎了,快下面条?风箱杆杆被我用劲的拉送,风叶片发出噗哒噗哒声,听听歌曲的令我淘醉,不由自主的徽闭眼了瞌睡了似的。
拉大锯,扯大木,树上麻雀变凤凰,拉大锯…我不由得啍唱民谣歌曲了。

锅台上雾气腾腾,随着锅盖缝隙奋力升腾,把妈妈罩在里边,显得年轻的母亲更加的漂亮了。我看着边说,面熟了?再煎一时,闷面如放帐,面稠了,舀都好舀。我用碳铣把锅灶里面的碳灰东西前后往灶火中间,火苗大了,锅里的面咕咚咕咚直响。对了,不烧火了,用灰把火盖好,省的把饭烧干了。妈妈说着说着就拿碗先舀的给我爷端去,大,吃饭吧。双手端起,爷爷敢紧猛抽两口旱烟锅,把烟锅在鞋帮磕磕,放在墙角,这才接过饭碗,吃了起了。
这时间,正好我俩个姐姐,一个弟弟也迈过门坎回家了。
浆水葱花酸菜真香,不时锅里就显锅底了。香太,锅底的饭让你爷爷吃了,熬的稠,有半碗饭,庆娃,给你爷舀去。噢,我拿碗,爷爷说吃饱了,人老了,吃多了,有干不动啥活,让娃们都吃了。爷爷说完,咳嗽了两声,一口稠痰唾到脚下,用鞋底前后蹭两脚,拿起旱烟锅有腾云驾雾地抽烟了。
庆娃,你把这半碗饭吃了,今晚上你和剩娃去队里分粮食,不,让我弟阣,你吃?你吃?说着让着,甭客气了,大姐香说,你俩人分了吃吧!
就这样,我和弟弟吃了饭,大姐洗了锅,我切猪草喂了猪,就歇会去生产队分粮食。来自: Android客户端
 

该用户从未签到

 
续随笔:在商洛青春期的回忆:我和弟出门时,爷爷从西墙角的板登上颤巍的,右手扶着墙,尽量站直腰身,挥挥右手,说:庆娃你弟兄俩少说话,人家说啥也不要还嘴,省的给你大惹麻达,戴高帽子,立板登晒太阳啊!
记住了吗?母亲敢紧过来,一手拉着我和弟的手,未了,用右手在弟的肩膀上轻轻的拍拍,说了:记住大人说的话,把分粮手册子千万拿好,记得装着上衣服的口袋里,把黑扣子扣牢实!
妈,记得了。
于是,我右手拿着一个竹笼子,挎在右胳膊上,双脚迈出了门坎,弟紧紧地跟在后面的盯着街道路上的泥巴,边走边用脚尖踢了。
别踢了,看把脚踢疼了,鞋踢烂了,省得妈纳,也黑夜浪费煤油,浪费钱了。
我和弟弟进了巷子里,右胳膊上挎着的大竹笼蹭的土墙上的土沫儿刷倒落到墙根下,用眼睛一瞅见一长串土沫儿。
不会,出了土巷子口,向西不远,就是生产队里的大场面,西边一棵大柿树,树叶子浓郁,蛇里黄的柿子挂在枝头枝杈间,结的很是繁华累累的惹人涶诞生津,很不能摘掉几只一饱口福。

这时候,柿树西边的两个大粪池子里发出阵阵恶臭味,里面的死猪鸡狗飘浮现出,白的蛐们呀,在死猪狗鸡上咕涌咕涌,争先恐后,一副忙碌了的奇如无的景致。

快点担着保谷往回走了,磨蹭,磨蹭啥呢?老刘说着说着就顺手拧了一下他自家儿子的右耳朵,疼了的儿子呲牙咧嘴的一副怪模怪样,逗我弟不由一笑,笑声刚刚出来,老刘I的儿子说了:笑怂哩,地主娃娃子,看不叫你大戴高帽子游街示众?再笑一笑,看我不打你怂了!
老伙计,我弟人小不省事,他笑让我妈回家收拾收拾了(打的意思了)哼哼,不劳而获,寄生虫!来自: Android客户端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5秒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发布主题 快速回复 收藏帖子 返回列表 官方QQ群
Copyright © 2011-2014 在商洛 版权所有 法律顾问:高律师
陕ICP备15004464号-1 技术支持:e智中国  Powered by Discuz! X3.2  

陕公网安备 61100202000037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