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客户端
楼主: 秦岭土豆

【随笔】那些年在商洛的青春期的回忆!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续写[随笔]在商洛青春期的回忆:临走前,爷爷叮嘱再三再四,话都是老生常谈,妈妈也是雷同重复着爷爷说了的话,什么少说话,不要惹事了,要多听,或者说这耳朵进了另外一个耳朵出了,凡事想开点就好了…如此简单的说法是这样的每一分钟每一天都不同的时候的耳提面命,这样的事情啊,我的世界只有这样林黛玉进贾府的少说一句话,少走一步路的相似乃尔了。
,里
这样,我和弟弟迈出了门坎,走上西关街道上,右手挎着竹笼子,上衣服口袋装着分粮食的手册子…
走进土巷子里面的,便觉得我很孤单怯生生现实了,逼仄的巷子深深,两边的土墙上坑坑洼洼的,里面的苇子,椽子外露,老竹笼挂的土墙上的土刷刷的落到墙根,细看看形成一道厚的虚线儿,土沫儿的颜色不在呈现出黄的颜色,而成黑灰色。出了巷往西走就离生产队场房不远了,走着走着,我就放慢脚步,说:剩娃,记得临走前爷爷和妈交待的话嘛?
记得,哥哥!
你说一遍?
少说话多做事,凡事想开点,右耳朵进左耳朵出!
好了,你记得真全。
弟弟抬头有说,哥,场面西边的这棵柿树柿子结的真繁,柿子挂在枝头,把树股都压的成歪歪歪子了?
甭说了,省得别人听了说想偷公家的东西呢?
噢噢,知道了!
这时,一阵子秋霞在天空中呈现,显得柿树场面场房都有了红色的涂抹尽显得一种感觉,热烈欢快的氛围了。麻雀在树上唱歌,欢乐跳动了,只是觉得一阵子风中有浓的屎尿味道直入鼻子,(离树不远就是两个偌大的尿粪池子,里面的尿发出噗嗤返泡泡的响声,死猪猫和狗鸡泛在上面的蝇飞蛐涌动翻滚挽着蛋子的忙碌了。
快点站队走。
噢。
进了场房,社员们都在忙着分保谷,我把竹笼放到一溜溜笼子队伍里,人也站在那里,xX?在,到你家了!过磅秤的名叫省长的黑粗汉子大声吼叫分粮食人的名字。
就这样,省长叫声中便有一户分了保谷,一盏灯,长圆形的马幻化着场房分粮食人们的每一个人的人形,弯腰起来,走动,包谷到地摩擦力的嚓嚓入耳的声音好听了,这是生命的食物链子在碾压运作的声音,谁不喜欢这种味道,散发着玉米芳香甜可口的味道了!

XX?到!随着省长一声叫,梦中的我猛一个愣愣,用手揉一揉双眼皮,地主娃娃子,分粮食怪积极,一分钱不交,这白吃白喝?就是便宜了这怂货路子了。离雀长不远的一红贫协妇主任y低头往笼子装着包谷边说。
回去给你大说,下次不交工钱,分粮食没门,啍,一家子没个劳力,净剥削贫下中农的血汗钱啊!
**地主富农和一切剥削阶级!
这省长嘴巴里喊了一声,顿时间,我的世界仿佛要塌陷下去的令我失望了啊!
快把包谷拿回去,占着秤,谁陪你们呀!
省长吼叫,一边把分粮手册子,一夲手掌大的,显黄的,发皱的本本粗鲁地扔到我面前,我敢紧拾起来,用手轻轻的拍拍上面的尘土和包谷糊子的小心,这是分粮食的证明,弄坏了?咋办呢?于是,我小心翼翼的装进口袋,并用手在上面压了压,这才松了一口气。
看着自己的嫩嫩的包谷,看看人家分的粮食,大大的包谷棒棒,饱满满似撑破皮了的光景,皮一剥,黄黄的颗粒,太阳一晒,碾压,多么美香甜可口的糊涂饭了!我们家的嫩嫩的,有些只见明泡泡的嫩包谷颗粒,用手轻捏捏,溅起水来弄人一脸…
唉唉,就这样,我一笼一笼往回提粮食,让弟看粮食。把你的包谷弄到场房外,谁候地主家的呀!省长虎着脸,蹬着一双眼,扑到跟前说。叔,我们往外挪,往外挪!快点,快点搬运。我搬不动?一回拿两个包谷,放到柿树下。噢,听着了。等我弟弟把场房一堆包谷挪到柿树尻子下,在二食堂上夜班的父亲来了。
庆娃!
噢!
一回就担完了!
净分些嫩娃娃子包谷穗穗子!
这好吃,嫩嫩的,有营养。
对了,把你弟摇醒,叫一时回家,天黑小心栽跤?
在夏日的半夜三更,父亲高大的躯体在前面担着担子,笼子一晃一晃,水担担道两笼包谷,这祘是我们一年的粮食了。
一路走,我在想着想着…来自: Android客户端
 

该用户从未签到

 
续写随笔:在商洛青春期的回忆:回到家,街门缝隙折射出微弱的灯光,显得一丝丝温暖在我心里荡漾。庆娃,摇门栓?当当,当当!来了,来了!随着说话声,确西边的一扇门,开圆了。庆娃,你先回,小心把我娃闯伤了。不咋!我提起房阶上的多半笼子的包谷,双手奋力提起,笼子大,硬挤不行,只得则楞着,笼子蹭的门沿发出刺耳的声音,慢慢来,笼子里包谷都挤烂包了!母亲连忙小跑去灶台上的窑窝上轻轻地端起了煤油壶(这油壶是一柞长的浅**药瓶,瓶盖子是白铁皮父亲用剪刀铰的圆形状中间打个小孔,用麻纸搓成指头粗,从合作社用煤油票灌来煤油)母亲右手拿着灯,左手伸出来遮挡住灯苗,灯苗苗呢,忽悠跳动,在母亲的手中舞动奇迹般地照亮我们儿时的时代岁月!
大,你放下担子先歇会儿吧,让我给你把中门打开,你在担回家,行不?
行的。在父亲的应声中,我拔掉镶嵌在门关窟窿眼中的系着一条细长线绳儿的钉子,用手向西一用力,一尺长的门关开了,双手同时向门内一拉大平板门扇靠到两边的门轴不约而同的发出响声来。
剩娃,敢紧给大帮忙?
你弟小,你去降哄〈方言,帮忙之意)
噢噢。妈,哪你把灯给照住,往房阶上照照。
母亲端起灯,把灯落低,鼻息使灯苗游移,灯光下,我在后,弟在前,同时双手提起笼沿努力地往前拽着。
好了,终于把粮食分到家了。庆娃你和剩娃洗洗手脸,把锅里剩饭吃些,分粮到了后半夜了,不吃饭能行吗?
让我大先吃,我不饿?
弟扬起了头,头发散乱哄哄的,一双眼瞧着我,说:妈,让我大吃,我也不饿!
让你妈再往糊涂面里添些水,糊些包谷面面子,咱们不是都能吃了饭了。
对,糊涂面稠,添些水糊些包谷面就更好吃了。母亲边说边在小伙门东边的八斗水翁里用马勺子舀水拢火的忙去了。
对了,今晚上分粮食分的嫩嫩的包谷多,庆娃你和剩娃敢紧剥上十来穗子,把包谷糊子弄净,给你妈,让煮到饭里面,这样不就行了吗!
好了,好了,有又甜甜包谷吃了。
弟弟几个乎欢乐的跳舞了。我能说些什么,边一层一层剥皮,边说,大,人家说咋没有给生产队交工粮钱?还说…?
我欲来自: Android客户端
 

该用户从未签到

 
续写随笔:在商洛青春时期的回忆:我欲言有止,深怕父亲难过了。边低了头,双手麻利快当地剥着包谷叶片,双眼含着泪,模糊了视线,尽量不让泪水落了下来。于是,我用右手背轻轻地擦了擦双眼,不料弟弟叫了起来,说:哥,你昨了?哭了?没有,没有,让蝇沫子钻到眼窝了,揉揉就没事了。我忙打着马虎眼的搪塞过去了。来,哥,把头抬起,让我用嘴巴给你吹吹,这方法灵验太,还是爷爷教给我的方法哩!
说着说着,他就双手轻轻地掰开眼皮子,嘟着嘴,吹着气,吹毕,说:眨眨眼,看看,好了吧!
真舒服,好多了。双眼凉嗖嗖的舒服太。

就这样,这晚就这么过去了。
迎接第二天的有是什么故事呢?来自: Android客户端
 

该用户从未签到

 
续写随笔:在商洛青春时代的回忆:第二天早上,我胡乱用手在脸盆凉水抹了两把脸,在靠案子上的一个半米长,圆形的陶土烧制的浅蓝色的缸体里用勺子舀出两勺子炒面到了碗里,在倒点竹皮电壶里面的开水用筷子反复来回的撹拌,确着碗里使劲儿用筷子搅拌炒面(黄豆和柿子制成的一种美食,不知現今是否失传,这在当时可是州人的主要食粮之首了),拌着拌着炒面颜色显得深了粘贴了,里屋传来爷爷轻微的咳嗽了,顿了顿,一声苍老,略显得嘶哑了的话音传来了:庆娃儿,多一吃点炒面吧,你说今天有一节劳动课?我咽了一囗炒面,忙噎住的直伸脖子,打着响吃,忙应声说:爷爷记性真好,往金风山上的五:七农田上送粪哩。我娃少担些,才十二岁的娃娃呀,路远坡道陡峭,王八十沟里路窄,金风山陡,可不敢掉到沟里去了。记住爷爷说的话。停了,有咳嗽了,咳咳咳,一阵强似一阵子的咳嗽声有在里屋响起,尔而,唾痰落地的噗哒声,哦哦两声中,大概爷爷胸口舒服点了,有传来了捶腿脚的咚咚闷响声。接着爷爷说:庆娃儿,给我倒点开水,把止痛片片给我拿2片片,人老了,昨不死哩,死了就不连累人了,也不害尖别人了,也不受罪了。唉唉,死了就去享福了!给,爷爷,端牢,小心洒了水把你烧了!嗯,庆娃儿,听你大说咱西跟壁外家淘井咋了,咋了弄出个子弹壳,可遭罪了,成份比咱还大,什么?什么中统特务!爷爷别说了,敢紧喝药!等你喝完药我还要搁碗哩。爷爷听了,先把两片指甲盖大的止痛片放到嘴里面,然后喝两大口白一开水,头仰了仰,只見喉结一阵上下咕噜咕噜响了声,再喝点水,把药冲下去。好,爷爷听我庆娃儿的话,说了有张嘴就来了美美两大囗水,最后干脆都喝干了蓝洋瓷碗里面的老白开。这样,爷爷伸手从头上的藤条笼娃儿里面的取出一块油酥饼,干脆皮的掉馍花,爷爷掰掰,说,庆娃,煎给,下坡路上饿了垫个饥饿,走时,用匍匋糖瓶子装着水就着吃馍馍,省得把我庆娃噎住了。说着说着,爷爷把手心粘的馍花放到嘴里一阵嚼动。爷爷,我去再倒半碗开水,你就着馍吃。说了,返回给爷爷双手端来了开水,小心地放在柜盖上。从窗棂亮点看看这柜体,大约半人高,通体发黑,尤其柜盖子更加黑中带油的油光可鉴,靠北,挨爷爷接触过的地方更加的油光可鉴,似老漆面般的照出人影的光景了。从后院台阶取了两个中等竹笼,拿着靠在南土墙上的一手板宽,大约1米5左右长的水担弯下腰用钩子钩住笼攀下了台阶,爷爷,我去学校担粪去了。我娃小心点啊!记得爷爷的话!记得了!边说边迈出了门坎,返转身体,一手攀住笼系子,腾出来的手把确西边的一扇带门栓子的门拉的关紧,有拉了门栓两下,直到里面的门关卡住了里面的门扇,才担着笼子一摇一摆地顺着西关街道往西边的学校走去。来自: Android客户端
 

该用户从未签到

 
续写随笔在商洛哪青春期的回忆:等我进了学校大门,刚好碰到王玉石哭咧嘴,一副吃了苦药的模样,大庆,今天天气好热,非把人晒死不可,还担粪上金风山哩。唉,我真想请病假,可我妈硬让我来受这份洋罪受了。我无语死了,只有洗耳恭听的份儿了。记住大人们的话,少说话多做事!对了,就少惹麻烦了。大庆,你咋不说话?今天咋了,没吃饭还是谁有欺负你了?

噢噢,没…没有呀,我很好,对了,很好。我语无伦次地应付着对方的问话。
说着,就来到教室北边的一个猪圈旁边。李大庆同学?
到。
你到猪圈里把粪往外再出点?班长冠卫花见我没吱声,便望着同学们说了,王玉石今天吓一跳没见伟强来上劳动课?
报告班长,我不知道,可能,大概人家有又病了,对了,感冒发烧流清鼻涕的哪种,可严重了!
别在匡人了?

铲的太多了,路上我可担不动了!王玉石尖叫声中引起了刘北京和众同学们的大笑声。
对了,李大庆同学,别往外出粪了,这些粪够同学们担了,快出来,咱一起担粪去金风山呀!
随即,我取过放到猪圈墙边的两个竹笼子,放到粪堆跟前,给大庆多铲锨粪,他劳力好,对,多铲些!不知道咋回事,耳边响起伟强的声音来。
我抬起来了头,望着伟强,也不知道说什么了。
咋了?不服气还咋的?你看我想打架了不成?
不,伟强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是给我多铲些粪,我有劲劳力好!
于是,伟强夺过女班长冦卫花手上的一把大锨,弯腰弓背低了头,连忆来自: Android客户端
 

该用户从未签到

 
续写随笔在商洛青春期的回忆:于是,伟强夺过女班长冠卫花手拿的一把圆形的锨,低下头,弯下腰,双腿之间拉大距离,一锨,二锨,三锨…边说边往笼子里猛猛铲着,直累的大口大口直喘气的骂开了,啍,给你大庆铲粪,是哥们看得起你,看得起你这个…这个…
伟强同学,不准你欺负王大庆同学!满满两笼粪你担的让我和同学们看看!
一时间,伟强焉了,耸拉着脑袋上汗水直冒着热气,不会,伟强抬头,转着双眼珠子,在粪堆前挥挥手,挽着袖子,一副不服气的神情,说:王玉石做证,大伙儿看着,你冠班长也看好了。说着说着,伟强从大庆手中劈头盖脸的夺过水担,走到两个满满当当的粪笼跟前,半蹲下,尻子蹶着,头伸前面,先把水担放到右肩膀上,水担系子下的钩子对着笼攀猛猛一钩一个往上一提,便弓背便起来了,伟强厉害了,伟强劲气太大了,太…王玉石刚刚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只见伟强脚下打着绊子,似乎喝酒喝醉了的跌倒了。来自: Android客户端
 

该用户从未签到

 
续写随笔哪在商洛青春期的回忆: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呢?说着女班主任大步上前双手搀扶起伟强了。逞强好胜吧。女班长寇卫花就把方才的事全部告诉了班主任,只见女班主任摇了摇头,一头飘逸的剪发动了起来,此刻的的老师格外飘亮了,大眼睛,柳眉,圆形的脸庞,皮肤白腻(这样的皮肤在当时可以说了,老师保养的真好看了)一张适中的嘴巴,爱穿着一身浅蓝色的运动衣裤,因为老师乒乓球打得好,在商洛地区乒乓球比赛中荣获得冠军的令我们学校增加了光环星耀的荣誉感。
就这样,在女班主任的带领下,全班回十多名同学们担着粪笼子出了校门,从西关街道头经过一队场面,农副产品回收公司门前,似长蛇阵更似摇摆舞样艰难的向金风山前进!来自: Android客户端
 

该用户从未签到

 
续写回忆:那在商洛青春期的回忆:担不动了歇歇脚,可不要挣着了!女班主任说了。快点,卫花同学,从后面传话给同学们!好的,张老师。接着,担不动了,歇歇脚,可不挣着了的话从后面的王玉石嘴里很快的传到前面那个同学了。
这样,同学们一溜溜停了下来。
天,夏季的天,天空中最毒的太阳光晒得西边无垠的田野似乎着了似的,葱,蒜苗,菠菜们个个搭拉着脑袋,显得几近渴望下雨的迫切需要了,这时间,风丝不露,闷闷的热,愈发觉得夏季的阳光下的炙热多么的不易了,农副产品回收公司的这道士院墙上的爬山虎的叶子到显得翠翠显活的养人眼神,密密麻麻的,紧紧地贴墙,顺势而为,细瞅,瞅见它的触角,三,四只白色的蛾子在叶片片上下翻飞,快看,蛾都不怕晒,咱班的同班同学们连蛾都不剩了?女班长寇卫花大声点说了,毛主席教导我们说,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说着说着,她就带头唱了起来。
下定决心…歌声嘹亮,陡添力量感觉自己萌萌哒了!
李大庆同学?
噢噢,弄啥?把你外水让我喝点行不行呀快说话呀,老伙,就一口,一小口,骗人是小狗娃娃!
给你喝,李大庆看着他一边扮演者怪模样的央求,便从蓝色的制服上衣的宽大,带兜盖的大方口袋里掏出水瓶子双手递交王玉石手上说,接牢,瓶子光,掉到地上就日塌了[方言坏破碎的意思了)。知道了,碎嘴子,啰哩啰嗦的,喝一点水,你都…我咋了?不喝,拿来吧!渴死你,你咋不带水呢?忘记了,噢噢,我婆把电壶弄打了,胳膊腿都烫伤了,我婆用老婆针在煤油灯焰上一烧,挑这明泡泡,疼的嘴巴满吸溜,还对人说,石娃子,这火消毒哩,准管用,这是灵方法的叨叨了不停火。王玉石把比指甲盖大点的橡皮盖子取下,把瓶口搭到嘴巴上的一气呵成,喝的喉咙发岀咕咚咕咚的声音了。
给我丢些水,冷怂喝完了?
啬皮,咱俩的关系,好不?再说了,那次伟强寻你麻哒老伙没帮你,你说话呀?
王玉石说的到是实话,可是每次都是尽量压了嗓子跟人说话,谨慎小心,一防话传到别人耳朵里走话让伟强知道了他王玉石难堪下不了台。
快走吧,你俩忙的说啥呢?快点,一路上小心点,相互帮助点了,李大庆同学!
我们都是来之五湖四海,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走到一齐来了。
听听,人家学习毛主席著作积极分子哩
班长,我们都要向王玉石同学学习看齐了!
别说了,把人都说怪了!
说着说着,我和王玉石,冦卫花,刘北京等同学担到丰产渠水边,竭竭吧!王玉石说,到渠水边洗把脸。小心点啊,水深,注意安全啊!
女班长冦卫花边说边放下粪担子,一张鹅蛋脸上的汗水直淌,齐眉刘海儿紧紧地贴在前额头上,一双好看的双眼神真好看,只见她用双手来来回回的轻轻地扇着红朴朴的脸庞的直喘息。
不知咋了回事儿,大约是丰产渠水波诵动滚滚滚的缘由,还是我们的劳动干劲十足感动了上苍,这时,夏风徐徐,渠畔畔的棵棵碌碡般的杨柳依依随风飘荡,尤其哪垂柳枝条在风中摇摆舞动,轻轻地来去自如,很是惬意爽歪歪了我们的心情好不快乐!

对了,丰产渠水西边就商州中学,高大的土墙上一律搀着青瓦,远远望去,一株银杏树也在夏天的风中杏叶动来自: Android客户端
 

该用户从未签到

 
续写随笔:那在商洛青春期的回忆:那株高大的银杏树叶子也在夏日的风中动着,金钱豹般的杏叶片动着动着,左右右左,顾盼生辉,仿佛在向人招手,舞动旋转的令我心灵深处不由得也是醉了般闭上眼睛的陶醉了!
大庆快走吧,都多半上晌午了,过了制药厂,王八十沟沟壑壑,在王八十沟坝底下一棵大柳树下竭一时半会,才上金风山了。冦卫花边说边弯腰低了头,担着担子招手让我们一起加油走。来自: Android客户端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只见区制药厂门前静悄悄的些许寂寥冷清,俩扇子用红漆面的大铁门紧紧地合闭着,突过不宽的门缝,院落里面的蒿子一人多高,不时传来了沙沙声,更加的令人窒息的感觉了。听我爷爷常说的一句话,外商中院墙外面过去杀过人?
啥人呀?
共产党人!
谁干的缺德事?
笨怂货!你王玉石就是不长脑子有问题了?
刘北京也说了,随着双腿之间的换步子慢了下来,王玉石便是紧紧地赶了二,三小步子的撵上了刘北京,你说话呀,到地谁杀共产党人的?
国民党杀的,我也是听我爷晚上给我在被窝里讲的,还说大荆出了位W土匪头子独霸一方欺男霸女,专门霸占村里面人家的新媳妇儿,隔墙吃奶奶。
哈哈哈哈,王玉石笑着笑着就扔了担子笑着说:隔墙吃奶,屁话。
盘个窑窉,对了,就是把奶奶放到窑窝上,这土匪吸溜了。刘北京说的有快,嘴里不由自主地响了一声,咋了,你也是想吃你妈妈的奶水了!
你小时候没吃过?
吃过。我妈奶水少,我大听我婆说了,王不留行穿山甲女人一喝奶水流的唰唰唰哩!
后来奶水够不?
还是不够,但强多了。后来就不让我吃了,整天让我喝稀糊涂饭了,缠着要吃,妈妈便是在奶头抹点辣椒面,硬吃吃了一嘴辣椒面的辣地哭天喊地直吐舌头的吸溜嘴巴,后来用凉水唰唰嘴才得以止了辣劲气。
添吃鬼,咋不辣死你哩?
你说你在说一句!

俩人便忘了疲劳,扑扑挂挂的顽皮蹦跳起来了。
人,就是这样啊,有一点啥呀,对人谝夸一下,心的距离感应电流互感器就释放一下压力,减压就是这样。(像香港影星张国荣也不会患什么抑郁症的从十三层一跃而起,令影谜们为之唏嘘感叹了)
走,快撵上大庆他们,省得一下老师刮咱俩鼻子,让全班同学笑咱们。
刘北京和王玉石担着担子脚下加快着步子,这条土路坎坷不平,高的高,一步一块硬土梁梁,鞋底直觉得很是硬硬的难受,路东不远处是一条沙渠道,在东就是区军分区,在东是区政府,政府后面陡坡上就烈士陵园了。

俩人一前一后担着担子的样子,就是:晃一晃的,悠悠我心的美好的回忆了。
这样,便在王八十沟沟竭竭脚的时候,王玉石爬上王八十沟半腰的一棵柳树上向树下,坝上喊到,我给你们编个遮凉帽子,要不要?
要,要。

先给我编?
先给我编?

每人有份儿,大家别急。
王玉石说着说着,掏出腰部别着的一把小镰刀嚓嚓割了一大把柳树条儿,先把粗的柳树条弯成圈,在自己头上比比划划,再拿下,依样画葫芦的围着粗柳条内外外内地缠绕,好,接着。
逮住了!柳树底下第一个戴上柳树帽子的是女班长寇卫花了。
凉不凉,班长大人?伟强调侃道。来自: Android客户端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5秒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发布主题 快速回复 收藏帖子 返回列表 官方QQ群
Copyright © 2011-2014 在商洛 版权所有 法律顾问:高律师
陕ICP备15004464号-1 技术支持:e智中国  Powered by Discuz! X3.2  

陕公网安备 61100202000037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