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客户端
楼主: 秦岭土豆

【随笔】那些年在商洛的青春期的回忆!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续写随笔:那在商洛青期的回忆:王玉石终于给同学们都编成了一个柳树帽子的心情好的不得了,不由自主地哼哼着牛儿还在山上吃草,放牛的咋不见了牛儿…
哼唱啥呀,还不溜达下来?
下来了,李大庆同学。
说着说着,只见王玉石双手抱紧柳树身体,双腿紧紧地夾着树身,双手一松,双腿也好一松,双脚紧紧贴在树上的出溜滑下的轻轻地落到树下。
厉害了,这不是吹牛逼哩。
不行。
谦虚使人进步,骄傲使人落后,这可是咱们的领袖毛主席教导我们说的。
王玉石和刘北京俩人七嘴八舌,相互支持你我的不亦乐乎了。来自: Android客户端
 

该用户从未签到

 
续写随笔:那些年在商洛青春时期的回忆:就是这样的故事,这样的人生命的价值。大概是有些人会说的,这是些鸡零狗碎的,提不上串串的狗屁小事儿,还有啥啊的嚼劲?不,有嚼劲!
我们的时光荏苒,历史的天空中,怎样的湛蓝?怎样的积云?怎样的电闪雷鸣?战天斗地,造坝兴师动众的兴修二龙山大坝,丹江湿地公园,一江丹水送京津,南北二环公路,铁路,铁路复线,南北通途架条…这是见证,历史的大写作品展!这不是题外话,这是留着后人来撰写回忆起来的话题,活着的有意义的历史的天空下的有又一个青春期的回忆了!
对了吧,那天从金风山下来的第二天早上,女班主任就布置了一篇作文,题目是《写一篇有意义的事情》,老师在黑板上写着作文题目。
接着,老师说了,这金风山原来还有一座唐朝时代修的一座寺院,名字叫《上云寺》,可惜被毁了,金风山后面叫康沟,要说工农路,就是西门口,路东紧挨工农兵商店的巜大云寺》和金风山上的巜上云寺》寺院是一对孪生姐妹花,现在叫教导队,由部队驻守,损坏程度上想对小。这可是重点文物呀!

班主任在讲台上简单点说着说着就让我们写起作文来了。

李大庆同学,请你出来一下?
干什么?
啰嗦死了,敢紧出来了。
学校保卫科科长一脸铁青,高大的个头,不威自威,一双眼睛平视着前面,挥挥手,说:
李大庆同学,走,跟我去校保卫科有事问你。
噢…噢…我脚下几乎瘫软的不行,迈出了的脚步也乱了套了,快点走,磨磨唧唧,蹭啥呀,真是!快点走!

保卫科三个红色的大字体令我看后不免有些胆颤心惊,我脸上的神经肌肉不断的抽搐,一脸惊愕恐惧感,油然而生。
李大庆同学,你也不必要的紧张,最近校外一家工厂丢了一把铰水的铜镳镳,就是水井上圆形的带把把,和木头的不一样,是**的,就是纯黄铜制成的,懂吗?
保卫科长循循善诱的诱导着,看见我一会,有说:大庆,你说外东西多粗?
真粗!
多粗?
真粗!

我一时胳膊粗细,一会儿小腿肚粗细,一会儿有又老碗粗细。
到地多粗?
真粗!…

下去,好好记一下到地多粗?
下午放学回家,大姐香说:大庆,校保卫科长对我说,你弟老实太,不知道就行了,他乱比划比划的样子,真是令人笑破肚皮了。
大姐,到地咋回事呀?

外面丢了一个铰水的铜镳镳,人家报案叫学校保卫科协查办案,重点查成份高的学生。
噢,原来如此,到現在我心都吓得堂堂跳哩!姐,小偷小摸我就干不来,我说嘛,咋把我一人从课堂上叫出来,噢,原来是这事。
我庆娃最听话,最乖了。好了,姐上高中,你上初小,在校有啥事,多看多想少说话多做事,千万别忘了。啊!
大姐香也和爷爷,父母一样的千般叮嘱了。来自: Android客户端
 

该用户从未签到

 
续写随笔:那些年在商洛青春期的回忆:一天下午放学回家后,我刚刚双腿迈过了门坎儿时,堂屋就坐着一个陌生的女人,妈妈就说:这是你姨,快点叫?姨,你好。放学了?嗯嗯。我扑闪双眼,双手捉着上衣襟,小嘴巴紧紧地闭着,心里想着活动开了,这是那门子的姨呀?人咋不认识呀?真是令人费解啊?大庆,还不麻利点,放下书包,洗洗手,拌汤饭在锅里,我娃:自家舀去。吃了,和你姨去大队部,办**检讨会哩。我从案子上取了一个大洋瓷碗,踮着脚尖,努力地身体向上的伸出右手从两柞見长的竹柱笼子里取出来一双筷子,返回西边的灶台上,先把碗放到水涮石的锅台上,右手揭开木头锅盖,哟哟,这锅盖重的要死,被汽流水踏的湿漉漉的死沉活重了,不过这锅盖被母亲用丝瓜擦洗的蛮干净了,缝缝隙隙,疙里疙痨无一处污渍的干净了,锅台上的水涮石子更加的洁白无瑕的亮的人眼神不由自主地瞅上两下哩。快点吃饭,庆娃儿,你姨还候你呢?
只见母亲一边说一边欠身,右手提起一个白的瓷茶壶,壶嘴细长的嘴巴里一道细长的水流顺着嘟嘟的声音,流到小板凳上的一个小瓷白碗里,不时地茶水袅袅娜娜冒着水汽,绕着,飘着,从碗里飘逸而去,重复复返的动作着的演绎幻化着。
吃好了,妈。
把饭碗放到小锅里,让水闷活了,省得干痂难洗?
妈,我洗,自己的事情自己做,这是老师说的话。
看看你的娃子多么乖了。

庆娃儿,你听你姨夸称你哩!
母亲的夸奖这是在我的艰难困苦的成长中最好的鼓励和鞭策,适中的鼓励一下吧,不管何时何地都是对孩子们的人生的道路越走越宽是阳光向前的指导灯光光了!现在想起来,还蛮好蛮受用,已深刻的缊藏起来,不时地还拿出来好好的温故知新的好不珍惜这宝贝样的记忆哩。
走吧,大庆。
嗯,姨。
去了,好好检查检查一下我娃的世界观?
世界观?
妈妈,你也知道这个新名词?
我在饮食服务公司开会听公司领导说的话,还让大家写心得体会,讨论一下午,这是工作,头顶大事情,庆娃儿,你可要当回政治任务,千万别忘了,深刻的检查检查自己的一言一行?
妈,我记得了。
于是我就跟在这位所谓母亲让我叫其为姨的人后面紧紧地跟着,一步一步的跟随,这样,随路沿街道沿家沿户我的身边有又几位一成份高的人,老婆婆,老大爷,也有和我一样大年龄的娃子女娃儿了,大概是二十来个人了。老的老少的少,人们走到街道上,参差不齐,穿着衣服都是补钉垒补钉,队里的步伐明显慢了下来了。
快点走,太阳都快压山了(方言落下的意思了)磨蹭磨蹭,急死我了。这个姨可嗓门大吼叫的令人们脚下不由得稍微有点快,仿佛前线打了败仗的游兵散将是的,个个慢慢悠悠,低了头的,乱迈眼神的,用鞋底故意擦地弄得嚓嚓声响的,还有老人家们咳嗽唾痰的,更有放响屁的…哟哟哟,我的世界只有此刻的心情,情况的糟糕,弄啥呀,这些地富反坏右分子一长串串子的多?开会呀,批判呀,就这还能有啥。
西关街道这时贫下中农的娃娃和大人们都站在自家门口的交斗接耳,七嘴八舌,好不热闹,比西门囗老李撵跑卖棕子,卖热红苕的小商贩还要热闹凡非了。热红苕,冷棕子,老李来了提笼子,热红苕冷棕子,老李来了提笼子…这是当时州城满世界都妇孺皆知的一首流行性的名曲歌谣了,当时这是一种叫四管会的组织机构了。来自: Android客户端
 

该用户从未签到

 
续写在随笔在商洛青春时期的回忆:,我随着游移并且蹒跚的队伍走着,并不想快点去大队部,因为那里有一种感觉吧,就是令人窒息的感觉。这是在父亲挨斗站在那赤裸裸地炎热太阳下所刺激人大脑皮层的反应过来的信息量了,这样的事情,真是令人发指的恐怖和心的颤栗,顿做天空中的太阳火辣辣的痛,痛心疾首的我,只有怯懦弱无能的孑然一身,多么希望那棵大队部北边的一棵大软枣树能移走到了父亲的身边,那怕太阳缩回云层,把火舌缩回底线,令站在那里的父亲凉快凉快点的舒服。但不可以,一厢情愿罢了!
我低头,寻思觅想,一种感觉不由袭击心胸大脑皮层的令我沮丧莫名其妙。
队伍在游戏般的动作,快点走,有不是赴杀场,出南门呀,一个个的慢悠悠的挪步真是令人心慌,快点走!我的这位姨也恼火了,挥挥手,一张脸也憋得通体发红,青筋暴突,本来还祘佼好的脸子,也是扭曲变形成麻花形状的令人费解和恐怖。人群中的我,偷偷瞥一眼我这姨,她这女人不平常,有能耐,领导这样一大群人,多么威严威武霸气了。来自: Android客户端
 

该用户从未签到

 
续写随笔:那在商洛青春期青春期的回忆:这时天空中突然间下起了雨,迫使慢腾腾的队伍终于快了点。
夏季的雨水竟是这般的恼人。一旦下将来,便是连天下。从空中降落了的雨水仿佛受了谁人的蛊惑,显得肆无忌惮,背后的力量无人能敌的样子。大巷子里空寂。队伍走在大巷子里。雨点把土打的飞溅起尘土飞扬跋扈,仿佛要吞噬这群人的骇然惊悚。天空中中突然间一个劈雷电闪,随着大巷子里四周墙上的一个闪亮,只听咔嚓一声巨大雷鸣,天边的云层骤然闪现,树,石头,瓦房,门框平板,墙上的大字报,都随着通亮无比,透过雨帘,能看请一两人迅速在雨中奔跑,树叶子枯草羊经济烟盒低顺着巷子里的水流一前一后地在浮动。光着头的人们,个个拉着上衣蒙着头,像水墨画里面的人物,在巷子里有气无力地挪着步。人们都着地,只有我姨不时偶尔抬头时,能看清她鹰隼般的眼睛,穿透凄迷雨雾,越过这群人,有落定在低头前行的人群中间。来自: Android客户端
 

该用户从未签到

 
续写随笔:那在商洛青春期的记忆:我往返这大巷子里不止多少回了。
笫一次母亲让我去大队部接爷爷,也是个下雨天,不过那个雨点小,晰晰沥沥的下,按州城人们的说法,叫牛毛细雨了,不徐不慢,似爷爷走路似的揪心揪肺把做(方言艰难的意思)。记得我刚拐过巷子口,就见爷爷坐在一块大石头上,双手剥着包谷棒子,左手拿着金黄金黄的包谷棒子,右手拿着一个包谷芯子(无包谷粒粒的称其为之),包谷芯子随着爷爷右手背的上下动着,包谷颗粒就往下落,落到了一个偌大的藤条编成的扑兰里面,包谷颗粒都剥地满沿满沿,爷爷虽说已届八十高龄了,但双手还是麻利的令人满意了。大队部的场面上,那天净是些成份高的地富反坏右份子,个个都是这样,进行劳动改造,在灵魂深处自然而然的来个彻彻底底的洗心革面了。爷爷那天未带烟锅子,也没闲功夫抽一锅子旱烟锅锅子了。平时在家,一锅接一锅子的抽,显然烟瘾很大。穿在他身上的一件黑粗布上衣,也被烟灰烧得小眼大眼睛的洞洞了,显得像龟山半腰的巴人洞洞似的,给人一种钻山洞里住的感覚。
值到大家到了大队部的办公室,大家才知道了我这位姨的厉害了。来自: Android客户端
 

该用户从未签到

 
续写随笔:那些年在商洛青春期的回忆:会议由我这个姨主持。说这次会议的重点,是地富反坏右份子,深刻深挖自己灵魂深处的****的罪行,检查检查一下这几天来的思想活动,老老实实的交待,认认真真的坦白交待,党和人民才会宽大的处理,否则,与人民群众为敌,只有死路一条!她声音高起来,震惊屋里头的燕子们也纷纷扰扰,一只燕子在偌大的会议室上空不时飞过,一粒屎也掉艹了我姨的头上,继尔滑到额头上,滑到右眼皮子上,用手指一抹的涂抹的一脸燕子屎了。哈哈,哈哈,嘻嘻,咯咯咯…不准笑,不准笑。顿时间的会场炸了锅,沸沸扬扬,沸反盈天的光景。
停了好大一会儿,会议室内才显示出来掉一苗针能听见的样子。
这次会很重要,全国各地都是这样批判地富反坏右分子,上级部门领导很重视,要求定时定点整顿,监督你们!
大家拍手欢迎!
随着我的一声叫来,掌声响起。我姨她对我露出难得的微笑。来自: Android客户端
 

该用户从未签到

 
续写在随笔:那在商洛時青春期的回忆:她(我姨)从踏进会议,她便说个不停。显示着,开口说道:这次自我检查任务,虽说没有什么措施,但是呢,你们都是剥削阶级者,喝劳动人民血汗的寄生虫,懂吗?你们说吧?所以说,这是一场你死我活政治斗争任务。毛主席教导我们说,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阶级斗争一抓就灵。他老人家还说,阶级斗争要天抓,月月抓…。她说着说着,有意识地干咳了两声,拿着小方桌面上的白瓷缸的开水,搭到嘴巴边喝了两口,抬头扫描似的向台下严厉地瞅瞅,右手放下缸子的溅射出水花她一脸的嘟嘟囔囔几句,便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方白的手帕来,用手在脸上胡乱擦了一气,便有装进口袋里了。
大家坐好了,细法听了。所以为了更加让你们认识到自己的罪恶,使你们从内心深处深刻反省反省吧。这样,才能更加的改造世界覌,在劳动中改造自己罪恶的行为和**思想了。所以说,你们的出身问题…啊!都要主动交待…说到这里,她有干咳了两声,有喝了两三口水,在台上踱步几下,挺了一下还祘饱满的**,一张脸庞这时还祘标致好看多了。当然了,她这个人也祘苗条身材,穿着上下涤确良黄军装,瞅瞅也是俏俏飘亮型材的女人了。呀,一下大家都揭发自已或家人或邻居们都有什么****的罪恶,主动地,积极地,来与自己的**成份划清界限,千万别隐埋不说,到时候发現了,就为时已晚了。大队部民兵营你们可早就听说了,外三队姓黄的中统特务里弄外国,井里面都有子弹壳,这还了得,**倒祘,妄想**,多么严重性的问题了,所以让他认罪交待,他还矢口否认,结果呢?把他装进麻袋里往上一扔,掉到地上,他才老实交代寸了自己的事情,所以说,不要等领导找你们了,这样就迟了,啊!那会把自己搞得很被动,吃苦头时就悔之晚矣,所以,三思而行,悬崖勒马还是来得及的!来自: Android客户端
 

该用户从未签到

 
续写随笔:在哪商洛時青春期的回忆:窗外的雨依旧在下着,这時风也大了,把窗扇上蒙着的一片片薄白的塑料纸吹的唰唰,啪啪的响声大作,大家绷着的弦稍微好点,这是晚上十二点光景了,丝毫没有让散会的意思。风透着窗,门缝隙吹进会议室,也是有些丝丝凉意,又在大家的心头叠加了一场冷意。
会议室里面的气氛不如当初那么浓烈了。大家都各自显得疲惫了,都大部分发言了。只有三,四个人没有发言了。从会议开始,我先第一个举手发言。表达了和这个地主家庭划请界限,监督爷爷的一言一行,不要与爷爷同流合污。其实我心里明白,嘴里这样要说,还要带着一种感觉吧,就是义愤填應的样子,这样才能让我的揭发才得以显示出来效果。我这个姨果然表示表示我发言的深刻了,说了,李大庆的说的就是很好嘛,和地主阶级划清界限,监督老地主的一言一行,使其好好改造世界观。
说着说着,她用手在面前的桌面上拍了一把掌,大概用力点,把手拿到嘴边吹着几下,有大声说,大家都向李大庆学习,学习他的无产阶级革命觉悟,站稳脚跟,认清当今社会的政治斗争形式,讲阶级斗争,和阶级敌人划清界限,这是进步,好了,李大庆,以候有啥新的阶级斗争新动响,随时随地向我汇报,当然也包括我,你身边有啥新的阶级斗争新动响,包括反动言论,挖社会主义墙角等等,都行啊!她端起面前的缸子喝了口水,忽然清了清嗓子,说:在坐得都是高成份,出身不好,当然也有些的确在旧社会剥削过劳苦大众的血汗钱啊!象三队里的王一家子,这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当过土匪头子,当然了,解放前,已叫政府给法办了。但是呢,侵害人民群众的坏事儿不能祘了,余毒在,就是要批深刻的批判了,阶级斗争一抓就灵。
台下静静的,传来打瞌睡的响声。窗外的风雨不知道几时停了。来自: Android客户端
 

该用户从未签到

 
续写在随笔:在商洛青春時期的回忆:就这样,会议室开会一直持续到了半夜三更。我眼睛都打起架来,人困死了,可台上还是嚷嚷着不休,我也隐隐约约,在耳边逮了两句话:
今天晚上的会开得很成功,不过话说回来了,也存在着不少缺点,有些人就是避重就轻,隔靴搔痒,蜓蜓点水,没说到点子上。好了,时间也不早了,就过几天在接通知还来这里开会了。散会。

这样,会议室内人们陆续离开了,大庆?我在会议室的东拐弯处,猛然听到父亲的喊声,声音中令我有一点温暖的感动了。大?噢!我的叫声令父亲脆脆的应了一声。会咋开了真长,你爷你妈耽心的整夜睡不着,光煤油灯都着(亮)了多半夜,烧了美美一壶壶煤油哩!把你妈心疼的不行,在我跟前直叨叨了。这不,我也在食堂加夜班,还给我娃带来了一个油酥饼,还是温温子。父亲边说边从腰里掏出来,我用麻纸给你包着哩,天凉,怕吃了,肚子里不颤活,来,敢紧吃。
我双手从父亲手中接过馍來,小心翼翼地托着,先用手指把馍皮皮揭开,用手指喂到嘴里,咬着嚼着,一阵子香气四溢的劲气,令人很是消受不过了。至今回忆起来了,也仿佛发生在眼前的現实中一样令我终生难忘。来自: Android客户端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5秒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发布主题 快速回复 收藏帖子 返回列表 官方QQ群
Copyright © 2011-2014 在商洛 版权所有 法律顾问:高律师
陕ICP备15004464号-1 技术支持:e智中国  Powered by Discuz! X3.2  

陕公网安备 61100202000037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