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客户端
楼主: 秦岭土豆

【随笔】那些年在商洛的青春期的回忆!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续写随笔:在商洛青春时期的回忆:快些,大庆,麻利点,省得农付公司人家下班了。大姐催促着,把打好了IO个草帘子绑定的放到确地,她当然也掮那四个一**的草帘子了,我和二姐掮三个一**的草帘子了。
就是这样,我和二个姐姐扛着草帘子下了台阶,走在西关街道上,这草帘子蛮重,草沫儿直扎人脸脖子了,我弯腰,随着脚下就拐进北巷子里,巷子里窄,草帘子挂的两边土山墙唰唰的响,土沫儿直落墙根下,路东一块大青石,离这不远吧,一颗丫重苔柿树柿叶红中显绿,磨盘状的柿子挂在枝头枝杈间的直显眼,巷子里闷闷的,风丝不露,掮不动了,大姐歇歇脚吧?
好的,咱都歇歇吧。
这时,墙边的一块石头里面的蛐蛐儿曜曜的跷翅叫着,二姐,这肯定是一个带小米的臭蛛蛛(州人对蛐蛐儿的叫法,宫中称为促织等),不逮了,你说你还逮的少?用泥捏的臭珠珠窝还少吗?一天净和你一伙碎娃逗着玩(折一个玩蛐蛐儿的线绳儿粗细长的草杆子,把上面的须八中手一捋顺,便是逗蛐蛐儿的工具了,放其于缸子里,双方让其张口咬斗,胜者鼓翅而鸣叫,得令一般在缸子里撵跑败者,而小主人更加的的骄傲了,这种游戏到处可见,今至已罕见了)。
对,二姐,咱走吧。
大庆就是乖娃子。
大姐适时的夸奖我两句,这是她一惯性思维方式的发挥,我经不起这么夸称,就浑身上下有添力量的劲大,低了头,弯下腰,便有掮着草帘子顺着汽车站东边的墙在巷子里走着走着,就出了巷口,顺着陡坡,上了柏油马路,经过种子公司,搬运站,一队场,就进去农副产品公司门前。
只见大门西边一堆烂钱烂铁锅,锄头锄头,铁堆南边便是一群人的嚷嚷着,忙碌中点着三`四块钱的兴奋不已了。
一个个子不高,大约年轻在五十岁左右,平头,瓦片脸庞,眼大鼻大嘴巴也大的男人,用手抖索着,上下动作着,嘴里直说着:
这份轻,太轻了,这是为打仗遮盖军事装备用的,领导再叮嘱我的,可不敢有半点马虎啊!
老余同志,你就少撒些吧,娃娃打这草帘子都不容易呀!
少啰嗦了,打的松死马眼的,挙头都能伸过去,怂眼窝瞎了,在吼叫,我一个也不要了,哄谁哩,你把外打得差不离些,还好说,这…这是睁着眼睛哎瓜怂哩。
这院落里比上州城城壕里的猪娃集都热闹了,喊声,叹气声,夹杂着谁家碎娃饥饿的哇哇哭叫声,和大人的叱骂声:
哭,哭,饿死鬼脱生下来的,真是要人命啊?
说着说着,解开怀,把怀中大约才半岁的小男孩嘴按在奶头上,这小孩咂摸着,空中便是另外的吵嚷声。
幸好,我家里的四十条草帘子都过了关,大姐二姐好不高兴了了!
验收过了,一个草帘子当时才三毛钱啊,这在哪个年代,这要办多大事情了。来自: Android客户端
 

该用户从未签到

 
续写随笔:在商洛青春时期的回忆:我是个节俭的孩子。
这是个星期天,我在家里也无事,就拿了一个小笼子,就出了街门。到车站已是中午。汽车站中午也无人坐车,就说中午,天空中的太阳似大“球:在这这个星期天的中午,我在汽车站到处转悠。候车室里,我見长条木头椅子上坐着几个乘客,脚下放着大包小包。
那时候的汽车站,依律都是平房子,房瓦红色的叫机瓦了。院里东西不大。职工房子一律确南,显东西摆布。然而,大轿车就三,四辆,按点坐车,错过了点,你只有第二天坐车了,那些个司机说来,都是这样的牛气冲天,生人巴结都有点难。当然了,这是归商县汽车运输公司调度发车时间,运输公司的家属坐车就方便了,坐在副驾驶座,和司机谝闲传,显露出运输公司家属的优越感了,这是当时的一种特权。来自: Android客户端
 

该用户从未签到

 
续写随笔:在商洛青春时期的回忆:这时,确汽车站南边一个电杆上的嗽叭响了,先是唱完了一首歌,政策和策略,是党的生命,各级领导同志,务必充分注意,万万不可粗心大意…这是毛主席的教导,嗽叭声音大,嗽叭名字叫东方红,头圆形的,尾巴长的好看,似葫芦状。商县城里电杆上都是这样的东方红大嗽叭,而每家每户都是一个纸片嗽叭,圆的,黑颜色,挂在屋里头的土山墙上的一角,上下接着一个细长的铁丝,埋在土墙根下的确地上,浇些水,这种方法让嗽叭声音大,叫阴极。往往漱叭声小了,我都是从水翁中舀水一浇,声音就大了许多,有时声大的把嗽叭纸沿震的嗡嗡作响。
尤其是早中晚期,商县广播站按点广播,先是一首东方红,中午是一首大海航行靠舵手的歌,晚上是一首敬爱的毛主席,我们心中的红太阳。商县城是商洛地区政治文化的中心,加上来自: Android客户端
 

该用户从未签到

 
续写随笔:在商洛青春时期的回忆:加上当时政治斗争任务的紧迫性,所以说,这商县广播站的工作人员可以说,在那个年代,功不可没,大功一件了。
我在车站对面的三食堂院里拣了一个白色的瓶子,烂的,几乎瓶都成渣渣子的丢弃在墙角。终于拾到东西了!我小心拣宝贝似的放到笼子里,一边说边在院子里瞅实着。这西边的猪圈盖成窑洞状,三,四排排,里面的臭味大的刺鼻,蚊子在墙上柳树上满满当当,密密麻麻的一层一层,只见猪们睡在粪水中滚来滚去,有的蹭着痒痒,有的在槽里面腾腾的吃着食,两个下垂了的耳朵抖索着,是头上苍蝇不时地飞起落下的忙张不停了。
这食堂喂的猪就是肥,滚瓜圆溜,肥头大耳的,肚子都吊到地下去的光景。我去圈里一看,猪槽里面的油花花飘了一层一层,这比当时人的生活都高级的多了!
我看着,想着。食堂一条路,不时地有人走过,弄啥哩,你这娃?
叔,我拾些瓶渣渣,不弄啥呀!
快点走,单位不准碎娃乱窜?

我有在机修厂门口东边的垃圾谁中拣拾到些碎坡璃,有在木材公司院里白转了一圈,对,到地区医院里拾去,那里药瓶子啥也多。
我发现,这医院里面的药瓶子比外面多,小针瓶子就拾了一大堆,我心里涌动起莫名的高兴。唯有今天,我的收获颇丰。我干劲十足。这下好了,有能去十字口,新华书店卖一夲小人书了。刘文学,宁学金,欧阳海,小兵张嘎,草原英雄小姐妹,这是我所有的一切。当爷爷熟睡时,我就在煤油灯下的翻看后,双鼻孔里被煤油灯熏的黑黑的,一捏鼻子,一手黑,一唾痰,痰丝丝也是黑的。
有一次,我把煤油灯端到上房柴楼上看小人说,大姐,二姐满屋满院落的喊声,我一点也听不见,等二姐来上屋里头一喊声,我才应声。
大庆,你把我和大姐都喊叫的挣死了,原来你在楼上看书哩!多危险,煤油灯把麦秸弄着了,你就祸下大烂子了!
好二姐哩,你可不敢给大,妈说,说了,大人就把**缺(骂)死了!
快下来,把灯吹了,
嗯,二姐,给我扶住梯子。
这件事情,到死我都记得。人,不知道小时候咋想着,能做出这么的奇皅事情了。后来才知道,这样做,万一分神了,煤油灯苗把干麦秸秆草引着了的后果严重性了。来自: Android客户端
 

该用户从未签到

 
续写随笔:在商洛青春时期的回忆:一天放学后,我走在西关的街道上,总觉得很异样,乱哄哄的人们,交头接耳,指指点点,这是怎么了?难道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我脚下的路,也不知道走了多久,一点叫雪儿的大白狗吠声连连,对着天空,对着这样的人们吠叫,汪汪汪,劲叫啥哩?这雪儿今天也怪了?咋天晚了吼叫了后半夜了。

嘘,小声点说了,咋晚上,我房上就象跑贼一样的,通通,把人能吓死,整整一晚上,确地落了一层一层的溅土,怕怕死了。
我放慢脚步,侧耳倾听,有些街道上的人说话的时候,双眼很滑溜溜的注意着,生怕这话说的惹了啥大祸临头的小心谨慎了。
吃饭,还堵不住你的嘴巴!
只见女人把自己的老汉说了,可这个男人就是爱说,不说这嘴里就不一样了,痒痒了,不舒服了。
我怯生个球,正八经的贫…贫下中农,成份…成份硬,硬的似州河的石头,比王八十沟沟的缭僵石头还要硬十分哩!
还喘上了不是。
这是个理,就是穷棒子精神闹…闹革命,抓…抓阶级斗争,进行到底,怎么样了,这可是毛主席教…教这样做了!
快点吃,张大你外猪嘴巴,两口吃了,往地里担两担子尿去。
瓷怂货,颠啥瓷脸呢?还不回家咥饭去?颠瓷脸!
外娃把你这楞怂咋了,快点吃,把锅里的糊涂饭给傻儿子留着,然然(锅底)让娃吃。
一天有不干活,然然不敢让我吃了,尽喝些稀糊涂,担尿走几步,一尿就有肚子里饥荒了。
你把敢把外炒面拌的咥一老碗?
外炒面把人吃的拉不出来屎,拉的几乎要人命的光景。
这话在听下去,估计我这饭也耽误了,学也莫上了。于是,加紧紧地赶了两步,便迈上台阶,刚刚把双脚迈进门坎,大姐香就变脸失色,一副惊愕,忙小心说了,啥时候,才回家,肉死了(肉,方言,慢慢的意思了),敢紧吃饭,都快冷了。
我敢紧把书包放到临街道上的小伙屋里头的床上,爷爷坐着,靠到墙上,巴嗒着旱烟锅子,庆娃放学了?嗯,爷爷。你饭吃了?吃了。说了,爷爷叼着铜烟锅,猛猛吸了两口,把烟锅在发黑的柜盖帮上轻轻地磕了两下,发灰白色的烟灰顺势而为地落到了柜体的柜腿下,从窗户进来的亮光下看去,这烟灰积了一层厚了。
爷爷,发生了什么事,我看到了我大姐脸色不对劲啊?
我在被窝里呢,也不知道咋弄回事儿,刚才外面一阵一阵的哄哄声,我隐隐约约好象有人跑到咱家里,急失冒忽(急促的意思)地说,一个人跑到你家了?
没有?
明明我看到了?
那你不信我,就上下屋里头搜搜看!
走,别处看看去!
剩下就不知道了。不说了,我娃快吃饭吧!
嗯。
我出了小伙门,到案上取了一个洋瓷碗,转身就走到西圪崂的锅台上,把碗放到水涮石子的灶台上,用手揭开木锅盖,把它靠到锅沿的西边墙上,把一把铝饭勺子从锅沿底拿着,撸了两勺馒菁糊涂饭,盖上锅盖,坐在灶火口下的草墩子上,唉呀,咋没挟酸菜,你吃甜甜饭呀?
大姐香说着说着,把一洋瓷碗里递到面前说,挟菜了,今的馒菁有些苦,苦馒菁不要细嚼慢咽。
大姐,这我理会(知道之意)。
看着大姐把菜碗放到东边的案上,有去搬梯子搭到楼沿上,未了,说了,大庆,你端上碗,到门口看看,看有没有生人?
嗯,知道了。
我立马端起碗,几步走到门口,这时街道上太阳正红,对门瓦房上落着几只麻雀在房脊领上欢跳起来了,那从房脊领冒出来的一棵火晶柿树上二只喜鹊枝头的喳喳叫着,并动着,两个鹊互相用嘴巴舔舔羽毛,并跳动,从树杈跳动着,好不欢乐温馨。
大姐,没事!
三老表,没事了,人早就走了,快从麦秸秆里钻出来,下楼吧!
把人魂都吓跑了。
随着声音,梯子上下来一个戴着眼镜,留着一边到头发,穿着浅蓝色制服,上衣口袋别看一枝钢笔,笔帽子白色,令人显眼,落脚到确地上,抖索着浑身上下的草屑,神情还是有点紧张,走到门前,双手掩上开了的一扇门,并叉紧门关,然后转身走到后院落,进了上房,我和大姐紧紧地跟着,大表妹子,我也不多呆了,这几天,商中大联三八两派斗的激烈,上不成课,上房揭瓦,你砸我我砸你,每天都是在文攻武斗,死伤流血,太怕怕了。
大庆,把锅里面的饭给你三表哥端一碗?
噢。
我一边应声,很快的舀了一大白瓷碗馒菁糊涂饭走到上房,大姐从我手上接过,有递到三老表手上,慢些吃,对了,我在把黄豆柿子炒面给你装一小布袋,这吃了耐实,顶事。
我三妗子弄得炒面好吃太,我爱吃。
哥,我的炒面刚黄豆和火晶柿子两样子的甜蜜似的呢!
我看着他狼吞虎咽的吃样的饥饿,不由得令我吞咽了几囗唾沫于肚子里的一声咕噜了,吃完了,庆娃,把碗洗洗,过几天,表哥送你一夲外国的小说,名字叫钢铁是怎样练成的!
那几天哩?
这时大姐把炒面袋子递到他手里,大庆,把后窗子打开。
噢噢。
我忙用脚后跟相互蹭下布鞋,趴上大土炕,把叉的一个小木杠取下,打开两扇木头门,那我就走了?
说着说着,他就头朝里,腿向外,咚一声,急促的脚步声音渐渐消失了。
屋里头的大姐也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的说,太玄了,拉住三老表就没命了!
大姐,这没怕怕?
大叫咱们晚上睡觉把门关严,这些天,街道上成天都是示威**,标语打字报到处都是,西北街邮电局楼上都架上机关枪了。咱大队部的民兵营可厉害了,把西关街道的地富反坏右关了一屋子的严刑拷打,听说还把邻居姓黄的吊在房梁上硬往死的打,跟前四队场里住的我同班同学给我说的,喊声渗人太太。不说了,趁天没黑,我敢紧在把半截草帘子打完,你把锅洗了,把猪喂了,搓草绳子去。
剩娃弄啥去了?
到前河和你二姐剜猪草去了。来自: Android客户端
 

该用户从未签到

 
续写随笔:在商洛青春时期的回忆:
这样的事情常见。

一天,正是大中午,商中后坡上,我正和大姐二姐弟弟拾着包谷茬儿的时候,只听到商中学校里传来了一阵一阵撕裂肺腑的呼喊声:
救命啊!打死我了!哟,痛死我了!求求你,别打我呀!
随即,我随着声音看去,透过高大的土院墙,一大片果树林子,院落里,平瓦房上,到处都是武斗的高中同学们,(后来才知道,还有社会上的两派人员呢。)而立在房子上人,把房子上的瓦片一个一个砸了下去,瓦片雨点般猛烈,急风暴之势,院里面就发出了一片片溃乱,教室里也同时传来了桌椅板橙倒地不起的轰然大作声。惨叫声,瓦片落地声,交响掺合了,形成原因的过程性质,这无容置疑,就是一个道理:**有理,**有理。这时不时地响起这两句话,说着说着就是这样有高亢激情地唱了起来:
**有理,根据这条道理,**有理…
歌声雄壮有力,此起彼伏地在上空回响,响声传来,北坡正在劳作的西关妇女民兵们这下愤怒了,一个个手挽着手,一律面向南边,向着武斗商州中学,齐声怒吼道:要文斗,不要武斗!
要文斗,不要武斗!
她们,站在王八十沟北坡道的女民们一边有一遍的强调着。可是,双方依旧在恶占i着。此时,我呆会儿,就立在这二排女民兵背后,亲自见证了三八和红大联血与火般的激烈战斗。谁胜谁负,这没统计,这死伤无数。
那时,学校停了课,夲着毛主席的即不但学工还要学农的三大革命实践活动的方针政策,学校大门一直面向工厂农村这个广阔的田野,以工农联盟为基础,来自: Android客户端
 

该用户从未签到

 
读写随笔:在商洛青春时期的回忆:以工农联盟为基础,拜工人为师,勤工俭学,即不但要学工,还要学农。我们学校就去印刷厂里帮助整理印好的宣传**的材料,还去唐塬下过乡。记得很清楚不过了,去下乡的路上,我们班是一路唱着 毛主席的歌曲,不是唱着下定决心,不怕牺牲,就是唱着日落西山打霸归的歌了。当时,带队的老师是一位体育老师,他姓李,个儿不高,适中,平头,身体结实,脸膛红润,一双不大的双眼,穿着一身球衣球裤一双白灰力运动鞋子,双腿之间迈着骄健的步子,走在我的身边,这老师上过体校,尤其擅长踢足球了。那个时候,正兴一时三小球运动在中国小学生中普极,那个叫庄则栋的乒乓球冠军得主,就是那个年代运动员和爱好体育运动人的偶像了。所以,我不得不说,周总理都说了,我们要拿小球去转动大球,这句话,**介天吊在嘴上,简直就成了左右铭,一上课了,就在队伍前面先说一通,难怪我们班里面的怪才伟强直叫**为小球转动大球老师的到处乱叫,这到好了,**的姓到陌生了,只有小球转动大球老师的叫了。不知道有时候还省略了叫法,干脆叫起了:小球大球老师的蛮好记了。每一学生喊叫,这**也不恼不气,总是一脸笑着答应,想想吧,这是一种多么好的场面。往往,满操场都是三种球,排球,足球,蓝球,都是小球,通俗叫法,中不溜丢的三样球。说实话,我就把蓝球打颤了,〈美之意)。这就德智体全面发展,也是毛主席的教育正确方向路线走。当时,学校还养猪,在北坡一个叫金风山的山坡上开荒种地,简直就是和南泥湾大生产三五九旅是模范相如比美了。
哟,接着说我们去唐塬下乡劳动的事吧。
就在过州河时,我掉了州河水里面了。
大家都过去了,唯有我一人掉河的成汤鸡似的令人无不笑掉大牙了。
你就不知道啊,我这人晕桥,你们或者说,有晕车晕船的,还没有听见过说晕桥的,奇才鬼才怪才不是,我属贾平凹第二不成(那时候贾平凹这名字谁知道,只有他本人知道吧,哈哈)。说者有扯到州河逮名条鱼去不成了。当时的我,背着被子,双腿走上独木桥,只开头,桥下河水浅,人眼不花,头脑也是清楚,双腿走到中间那个是吧,就是这样子了,不敢走了,眼神不好使了,只见独木桥向河东迅速而去,就在这一瞬间觉得自己脚下撵跑的桥,扑嗵一声,州河激流中,我连背包蹲在桥下的州河水中,当时,正值十一月下旬,州河滩的风丝丝缕缕,时而疾风知劲草的刮了,天空中还祘吉人天相,南无阿弥陀佛保佑我了,沾了天光了,一轮太阳还挂在西边的天空,总祘人在背洼里还祘添些暖和了。上了岸,河水滴了一路,滴到地方,上下衣服裤子都几多干了的令我山呼万岁了。
敢紧帮忙李大庆把被褥晒一晒。**说了声,同学们都来帮忙了。
对,就晒在这两个坟包上。
不行,坟上晒不成?
咋?
有鬼哩!
晒吧!我不怕,也不信邪。
厉害了,李大庆同学。
伟强等众男女同学们都刮目相看了。来自: Android客户端
 

该用户从未签到

 
l续写随笔:在商洛青春岁月时期的回忆:同学们看着我晒着被子,也都欢快的说笑着笑着,进了坟地东边的一间瓦房里面去了。
唐塬,这样的农村村落地也是很荒野,除了眼前这荒古,杂草丛生的坟地,周围的环境,除了麦地,就是地心地畔的柿子树了,在就是远处土坡道下零散居住的村落土墙,瓦片在远方的夕阳下,发出些许生活中的一部分动感的气息来,一缕缕炊烟袅袅升起,随着西边天际的余辉映,显得远处的山,近了的树和田野黄的麦浪,更加的美丽生动形象。
快十看这落日的美景来。
随着班长寇卫花甜脆脆的喊声,同学们都来到屋外的场地里,看看天空中晚霞霞红,看着远处的山峦起伏跌宕,看着眼前的近树麦地,个个都迷醉了似的,王玉石跑到我跟前说:大庆,被子晒干了吗?说着说着,弯下腰,用手摸摸,说:干的快太,这麦囗的天气热,被子好干嘛,嘿嘿,老伙计,你方才掉到州河水里面,把我吓死了,尽亏水不太深了,水流不急,要不可就惹下大烂子了。
王玉石说着说着就把被子翻个身,让背面也晒晒太阳的余辉。
我不知道吓觉得独木桥往上走,就脚下撵上,结果就煮了个饺子了。
嘘。
我见王玉石嘴巴一撮,发出来了吗声中,嘴巴随着双跟一斜对面,我看到了伟强和几个男生大咧咧的走了过来。来自: Android客户端
 

该用户从未签到

 
续写随笔:在商洛那个年代的青春期的回忆:伟强哥,你们干啥呢?王玉石见状,显出一副亲热样的打着招呼。伟强也没说些什么,他知道玉石的做派,当面一套,背后一套。我今儿就偏偏不理你,看看你王玉石还有啥啊招数。王玉石惊愕,再看着对方一眼,像理亏了似的。但伟强强势,再度梗着脖子,双眼斜视着对方。久久不说话。这王玉石心虚似的,咧咧嘴巴/脸上址开笑模样了。:当然,这全班男生里面,包括我李大庆在内:都怯生生这怂货伟强了。只是这王玉石聪明,敢紧走上去,说了,强哥,你头发上沾了几根麦秸草花花。边说边用右手拿了去,说:这草咋跑到头上了?
玉石,今晚上就要睡在麦秸草上了,这咋能睡着(方言熟睡之意),条件太艰苦了。
这有啥?红军长征时,被昨现在:的条件艰苦,老师都说了,苦不苦,比比红军长征二万五千里。

地主娃别唱高调了。麦秸草上能睡,你来自: Android客户端
 

该用户从未签到

 
续写随笔:在商洛青春时期的回忆:你就睡吧,反正我伟强就睡不惯。我在家里面,有褥子,上面盖好被子,被面子叫什么呢?他抓抓脑袋,有搔痒般抓抓耳朵,忽然说了,对,绸缎被面,上面用手一摸多凉快,人钻到被窝里了稍时就迷糊了(方言熟睡之意)。伟强四下看看,这时候,夕阳已衔在西南山尖上,染红了天边的云,山树的瑰丽壮观,远山上空,一只山鹰遨游太空,一会儿在展翅飞翔,一会儿俯首冲下,还不时地传来了尖叫声,打破了这寂静的山乡田野。不会儿,夕阳坠落在西山北后,山尖便是亮亮豁豁达。这时候,山风阵阵,麦穗穗随风飘荡,坟上的野草也轻轻地摇拽着,只听到一声叹息,唉,小得我装病,请病假在家里面多享福了!
既来之,则安之。我边收被子,边说着。对了,大庆说的太对了。就连毛主席都说,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在那里大有作为!这时候,班长寇卫花说了,伟强也不敢在发埋怨了,连毛主席都这样说,你说这次来唐塬村下乡,也是积极响应伟大领袖毛主席的英明指示。想到了这里,伟强在也不言喘了(方言,在不说了)来自: Android客户端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5秒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发布主题 快速回复 收藏帖子 返回列表 官方QQ群
Copyright © 2011-2014 在商洛 版权所有 法律顾问:高律师
陕ICP备15004464号-1 技术支持:e智中国  Powered by Discuz! X3.2  

陕公网安备 61100202000037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